巡守大荒_暗流涌动

作品:《大荒雨师

    近月余总能看见有人傍水而坐,五心朝天运气吐纳。

    道碑就明晃晃的立在那里,谁都可以观看,有心一试的自然也不在少数。白非所留的法决并不晦涩,是最为浅显的食气法。但此法修到深处甚至能够成就真仙之位。实际上白非本人的行气法也脱胎于此法。甚至可以说整个书院道统的法决都是如此。

    书院的道统本就重心不重法,到了合适的境地,修行人自然就能知道的什么适合自己。

    在书院看来修行人自然要寻找自己的道途,至于用何法成道自然是随道而变。哪里又能有什么定法?

    ……

    王子乔摘下甲马符咒,捏决颂咒,腾起一朵云雾俯瞰整个山麓,这处地界并不如上洞法旨所说那般人口稀少。

    疑惑的重新展望了一番,确实是规模远超法旨上的形容。

    法旨是不可能有错的,那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在他赶路这些天,这个村落快速的扩大至此。

    如此的话,王子乔心里便有了些着落,依此地情形看来,他并不是被随意打发的闲棋,而是有要务在身的。

    身为成就假丹的半个真人,王乔距离上洞还有一步之差。

    没有根脚的或者资质不好的弟子再遇不上什么机缘,便要止步于此了。

    他王子乔便没什么根脚,自家师傅也不过和他一样是个假单,要说资质他王子乔也不是最为顶尖的那一批。

    不过既然上洞真人肯委以重任,那只要完成法旨,那他也便有资格踏上大道之途。

    落下云头,他谨慎的停在了密林之中。

    原因很简单,他发现了白非所立的道碑。

    比之于凡民而言,他能清晰望见道碑上存留的禁制。

    虽然禁制粗糙,但那上面的痕迹却是异常神异,他只是微微带些试探之意的以神识探究,便会感到阵阵刺痛。自然心下明白这是货真价实的上境修士所留,而且恐怕是位剑仙。

    和剑仙争夺道场……

    王子乔感觉自己任重而道远。

    唯一的好消息是,看禁制的手法是东边那个书院一脉的道统。这样的话——确实还有机会。

    ……

    崔文于湖畔打坐了三天三夜,但仍未能完成引气入体的第一步,他倒是能够静心入定,按着吐纳的节律呼吸精气。但是身体却不如道决上所说的存住精气。无名的焦躁渐渐的充斥着内心。但他却不肯休息片刻,他太害怕自己其实资质不够不能修仙了。

    只因他太渴望修行了。

    白非看着面色急剧变化的崔文,忽然想起下院那些日子里,才入院的时候总有人会被自己的心障迷住。

    那个时候李教习就会给以耐心的帮助。

    白非轻轻的深处手轻点在崔文眉间。

    崔文仿佛被一口巨大钟

    罩在其中,然后彻底的被钟声洗礼了一番一样,连自我都已经感觉不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崔文神思回归才发现,元气充斥在经络之间。

    不禁双目一热,泪若泉涌。

    白非自然没有心思表这功劳,他做完这一切早就升上云头继续巡守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