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出不去

作品:《贵婿临门:嫡女不好惹

    沈千山说着说着话双手就开始使力,就算是身边的这些人也很久都没有看见沈千山脸色如此不好了,看来这一次这个宁紫鸢真的是踩到了沈千山的底线了。

    姑苏凉在一边看着只觉得这个女人愚蠢至极,本来都已经得罪了沈千山,如果老老实实的把顾嫱的所在说出来的话或许还能捡回一条性命,现在可好……

    顾嫱和楚天阔两个人在山庄里待着自然是没什么事儿,可是外边有人拦着,他们没有办法把消息传递出去,山庄里面虽然有不少信鸽,可也不是他们两个人养的,到底还是不确定是否能顺利送消息出去。

    “这些人连补给都没有,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要自己离开了吧。”

    顾嫱自己是这样猜的,再加上看见楚天阔似乎并不担心的样子,她就更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了。

    “放心吧,只要我弄伤他们其中一个人,他们绝对就不会留在这里了。”

    楚天阔看着后院里边的那些鸽子,心里想着的却是到底怎样才能送消息出去。

    “那我们为什么还不动手,要在这里等着?”

    顾嫱知道自己这会儿消失了,沈千山回来之后肯定要着急,如果真的等到他把整个京城翻了个遍,等自己回去的时候不知道还要面对什么样的残局呢。

    “我救你的时候就已经够困难的了,必须得先消磨一下他们,我才有把握能够赢。”

    楚天阔本来也不想在这里待太长时间的,身体已经养好了,恢复的和之前差不多,顾淮安想了很多的办法,就为了要让自己体内的金丹对自己身体的腐蚀效果减少一些,没想到还真的有用。

    因为金丹是通过腐蚀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全身的筋脉全部都打开,经脉打开之后,自己武功才会有那么高的精进,可是顾淮安想了一个别的办法帮自己排毒,自己的武功也并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而且最近这段时间身体也就轻松了许多。

    本来想的反正身体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准备直接下山去找他们,可没想到误打误撞的还救了顾嫱。

    顾嫱有些无聊的从窗户往外看了看,到底还是看见了在门外守着的人,宁紫鸢还真是下了血本,竟然让这么多人来看着自己。

    “放心吧,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再持续多长时间了,我已经发了消息让天机阁的人帮忙去传信儿了,王爷很快就会知道你已经平安了。”

    楚天阔也害怕他们两个人没消息的这段时间,沈千山真的把整个京城翻了个底朝天,他们的来都是隐秘行事的,万一要真闹的这么大的话,谁也不好收场。

    “这就好,我本来还在担心,王爷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呢,只要你能联系上他们,他应该就不会太担心了。”

    顾嫱总觉得宁紫鸢待在那院子里不是什么好事,可是谁又知道宁紫鸢那天晚上拿的到底是什么呢?万一是什么要紧的东西,自己恐怕也很难交代。

    就连顾嫱都不知道那账本上记得到底是什么,只知道那是沈千山的房间,如果能够让宁紫鸢不惜暴露身份,狠下心来对自己下手,那账本上肯定写着的是很重要的东西,想到这里顾嫱就更是不敢怠慢了。

    “之前王爷有没有跟你们提过,他手里有一个账本,是放在聆音阁后边的院子里的。”

    顾嫱是不记得沈千山和自己提起过了,不过这些事情,就算是沈千山说了,自己也未必记得住,所以就想着这个时候问一问身边的楚天阔。

    楚天阔倒是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只是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想的那一个。

    “上一次,我们在后面的院子里商议事情,王爷在那个时候就把账本放在那里了,那个账本上写着的,是有关于军队军饷的事情。”

    顾嫱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难怪自己之前都不知道,这事军队的事情,沈千山一直都不让自己插手,就是害怕自己知道了之后,也要徒增担心,所以这事,她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也不知道你所说的那个人手里拿着的账本,是不是这一本,不过如果真是这一本的话,就算她拿了也没什么用啊,谁会知道那里边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楚天阔倒是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有多么的难以处理,反而是觉得,京城里面现在的状况很有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一些,最好还是能够早一点回去,这样也能帮得了大家。

    沈千山在京城里面整整找了一天一夜了,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面前的这个宁紫鸢的有一种破罐破摔的感觉,总让人觉得他似乎还有别的后路,所以就算是死在这里也没有关系,就是因为这样,就连沈千山也不敢轻易的动她,。

    顾淮安和姑苏凉也是在旁边劝了好久,生怕沈千山一个忍不住,就对宁紫鸢动手,这样他们就前功尽弃了,可问题的关键并不在这里。

    他们能顺利的找到宋芷汀,是因为这个人必须要和顾淮安有仇,可是在这京城里边和沈千山有过节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且不说到底怎么样才能一个一个的排除,就算是这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和宁紫鸢联手,他们也很难能查得出来。

    可偏偏这个时候,沈千山又不能对宁紫鸢动手动刑。根本就不知道顾嫱被送去了哪里。心里就更郁闷,只能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面,听着身边的人在外边的调查结果,一个人在屋子里生闷气。

    那是顾淮安的妹妹,顾淮安怎么可能不担心呢,只是这样的情况下,又变成了他来主持大局,姑苏凉已经派人在外面找了好久了,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心里其实也着急。

    这件事儿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根本就不会发展成这个样子,如果顾嫱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恐怕要后悔一辈子。

    “有消息了!有消息了!”

    姑苏凉整天在外面跑,所以他是最先听到天机阁的人传来消息的人,而且自己和楚天阔两个人交情很好,天机阁的人看见姑苏凉在外面找人,自然也就把消息告诉了他。

    姑苏凉没有想到这中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在得知顾嫱没有事情之后,就赶紧回来通风报信,毕竟自己听到的消息是这是山庄外面现在被人围着,他们两个人也出不来,所以才一直没有传消息,听起来还挺紧急的。

    屋子里面的沈千山在听到有消息几个字之后,几乎是像箭一样的冲了出来,看见姑苏凉就马不停蹄的问。

    “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天阔养生的那个地方呀,在你成外的山庄里边,说是楚天阔看到了外面的状况之后觉得不对劲,才把马车栏下来,楚天阔还一个人和对方打起来了呢。”

    沈千山听道顾嫱和楚天阔在一起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最起码顾嫱现在还是安全的,和楚天阔在一起,他们两个人在山庄里,周围有那么多的机关,是绝对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那就好,那我们就想办法,先把外边的人给除掉吧,那是跟他们理应外合。”

    可就在这个时候姑苏凉却摇了摇头,“我觉得现在不应该考虑这些,反倒是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样处理这个宁紫鸢,这一次她把咱们几个人耍团团转,甚至还想要把顾嫱送去边境给士兵……这件事,咱们可得好好算算账。”

    姑苏凉听到的消息是楚天阔并不想要让他们动手,他自己有能力能够处理好这里的事情,可多少还是需要一些人手的,只需要沈千山派些人手过来,他们就能脱身,至于剩下的事情,他自己可以解决,京城里面有这么多的麻烦,他们还是不要过来会比较好。

    沈千山也明白了楚天阔的用意,马上就让千秋带着几个人去帮忙,看来这京城里面的事情,也该有个了断了。

    宁紫鸢自己在房间里面,也多多少少有些郁闷,没有想到自己的伪装在他们的眼中看来实在是不堪一击,甚至这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心里多多少少都觉得有些不满足,可到底还是没办法,毕竟技不如人,被人发现了就只能好好的忍受着。

    可偏偏沈千山不仅没有杀她,还把,她关了起来,似乎不再着急顾嫱的下落,让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拿这件事情去威胁他。

    就在这个时候,沈千山推开门,看了看屋子里面坐着的宁紫鸢。

    “郡主这么多天都没有回去,难道侯爷都不会担心吗?是不是就连他也知道,你假冒宋姑娘的事情?”

    顾淮安在这件事情之中是最生气的了,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自己被利用了,自己压根就不知道,娶的竟然根本就不是自己想娶的那个人。

    “让顾大人听这话,似乎还有些不满,可别忘了,本郡主若是真的嫁给顾大人,也算是名正言顺,毕竟是我先提出要嫁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