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一章

作品:《戏闹初唐

    拔刀术,只是设想中的一个研究项目,嗯,人体跟科学的结合。

    不过,在杨乔的脑海里,不是没有雏形,可,就算是有这个雏形,杨乔也不会提出来的,他等着人们研究成功或者半成功之后进行对照呢,这唯心的技术,跟科学的技术,有什么共通之处。

    “爹爹,好多人!”

    此时,不时的会有人到湖边游玩,尤其是今天晚上,这灯光都亮了起来,自然来的人更多了,还不时的有娃儿拿着手电到处照射。

    手电,额,那个,杨乔前世华国各家庭最早拥有的第一样电器,不过,在大唐这里,这个手电,反而是比较晚出现的,那个,电池出的晚啊,就是此时,这电池,也不耐用,能拥有手电的家庭条件一定不错的,可,在杨家,能有这个差别么?

    自然有了,这人,有懒的,有勤快的,不过,有钱的,不一定是勤快人,没钱的,不一定是懒人。

    怎么解释。

    都有二十亩田,勤快人,嗯,我加加紧,早上早起,晚上晚归,媳妇,你再给帮帮忙,娃儿们也不要闲着,很快,我们就能够把这二十亩田给种好了的,主家好啊,这地租不高,只要五成租,别人家听说都是七成租呢。

    五成租,七成租?

    嗯,不过,杨家的这个五成租,也不是对外说的,对外,是六成租,一个平准数值,一个公认数值,谁也没有意见的数值,不过,真的达到六成的,也不是很多,多数都是七成,甚至还高的,那个,此时,这田地好租了,能多租,所以,高点就高点吧,再说,此时的种田工具也好了很多。

    那个,为啥说是田地好租了呢?

    之前,都去草原养羊去了,有很多卖田的,不卖不成啊,这人员不够啊,这不,就卖了,嗯,于是,一些小的家族就这么出现了,嗯,有田。

    可田地买多了,那个,自家人员不够了,额,拖拉机来了,好吧,继续买田,结果,人员又不够了,这不,就开始出租了么。

    可,这些小农轧富,狠啊,七成,七成半,八成,不过呢,这田地多啊,一次租的多,而且还有肥料用,那个,肥料,自然是牛宝宝推广的了,有的直接是肥料,有的呢,则是一个配方,能让产量提高很多,嗯,所以,地租高点就高点吧,反正是还有挣头,比之前强多了。

    额,这就是杨家的佃户所高兴的地方了,佃租低啊,五成,嗯,对外说是六成。

    自然,杨乔不怕什么,不过,他怕麻烦,整天有人说,烦不烦恼,所以,自欺欺人好了,不过,这个自欺欺人到底是谁,就不知道了。

    额,还是说这懒,勤快吧,这不,勤快人,累死累活,一年挣了不少。

    “嗯,不错,不错,唉,可惜,主家的田地少,要不然,明年再多租一些田地,不说了,喝酒,喝酒,儿子,今年累坏了,也喝上一杯吧。”

    “你个老头子,儿子还小,喝什么酒。”

    “喝什么酒,主家赏的红果酒,算是中档酒精酒,这个,我也说不明白,总归,这些酒,是城里富人喝的,因为我们家种田好,才奖赏了一桶这个酒。”

    额,也就是四十度的果酒,所谓果酒,自然是果子酿造的了,而且是有颜色的,也算是烈酒了。

    那个,奖赏的,是的,有专人统计这田地的种植情况,这种植好的,勤快的,自然要奖赏了,虽然这个勤快,有些过分了,可,怎么办呢,这是传统优良品德。

    “来,娘子,我们干一杯,这可是皇家专供的酒呢,郎君竟然奖赏了我们两桶,就这两桶酒,今年我们家的收入都换不来的。”

    “夫君,死样,不过,我就是想不明白了,就你这么懒,怎么能得到主家的奖赏的呢,而且,这收入也不高啊。”

    这是另外一户有特色的佃户,嗯,懒的一家,至于怎么懒呢。

    “娘子,”

    额,这个娘子,那是对媳妇的称呼了,乱啊。

    “娘子,我跟那拖拉机手说好了,明天,就来我们家耕田,就不去借主家的牛了。”

    拖拉机,不花钱啊?

    “花啊,可是,这个也快啊。”

    啥意思,就是说,用拖拉机耕田,在杨家是不需要排号的,不过,是需要耕作费用的,嗯,就是不要机器的费用,还要人工的费用呢,可租牛呢,在杨家,租牛耕田,只需要有人作保,然后负责租牛期间的饲料就成了,就是病了,只要不是跟租户有关,也不需要租户负责,意思就是,免费租牛耕田,还搭上犁杖什么的。

    可这个佃户,就是不用牛,而是去花钱找拖拉机,这个,倒不是杨乔奖励他的重点,重点是,他有一些发明,就是为了懒一点,耕作快一点,那个,自然,这个懒,是懒的有价值,而且,他的发明,虽然没有被采用,那个,被采用了,就不是奖赏几桶酒的问题了,会更多的。

    可,他的这些发明,还是被记录了下来,给一些工程师们以启发,没办法,就是这个样子的,就是两桶酒,就这么把一些想法给买下来了,那个,再想想,其实,还是他占便宜了。

    “娘子,娘子,你为啥把酒给拿走了。”

    结果,他说完了之后,这竟然没有酒喝了。

    “你这么懒,有这个水酒喝就不错了。”

    说着话,他的媳妇生气的把一瓶,额,是半瓶打来的水酒往桌子上一放。

    “这个酒,让我怎么喝啊,算了,总归占了一个酒字不是么。”

    总归,他还是对自己的懒有些心虚。

    “这个人,给关注着,如果这脑子灵活,到时候可以给签合同过来,让他干一个技术员,甚至还可以给他以培训。”

    “那,这个勤快的呢?”

    “勤快的,冒尖不,不冒尖,就不要说了,冒尖的话,可以推荐给给县衙好了。”

    这,就是不一般的待遇了这个勤快的,冒尖不,不冒尖,所以,主家奖赏一番,就不错了,冒尖的话,也不过是让县里奖赏一下,如果遇上机会,能跟朝廷沾光,可是,这样的机会,有,不多,要是多的话,李治哪里那么多的位子给他们。

    啥意思,就是说,无论任何时代,这种道德典范,还是有用的,不过,被启用的不多,这,勤快,跟道德典范有什么关系,额,勤俭持家么。

    这,只是论了一个懒跟勤快,说不上谁好,谁坏,不过,总归,合适的懒,才是社会进步的原因,要不然,这挖田地的跟用牛耕田的比。

    你,真懒啊,还有牛耕田,就这么一点田地,这牛,留着要下奶,要……

    额,这也是懒跟勤快了,按照他的说法,其实,你连田地都不要挖了,直接去吃树叶吧,变回猴子好了。

    自然,这个懒,并不是真的懒,不要弄混了。

    “咦,这个办法,我怎么没有想到。”

    突然,杨乔一拍脑门。

    “爹爹,拍着宝宝的手了。”

    则,太激动了,这想了一会懒跟勤快,竟然想出来了那个无电池手电了。

    “夫君,又想起了什么?”

    牛宝宝好奇的看着杨乔。

    “算了,不要说了,时间到了,听着吧。”

    什么时间到了。

    “吱!”

    这,竟然不是一声哨响,远处,也有这个哨声。

    “全体都有,跑步走,绕湖,不得上桥。”

    这是干啥,自然是跑步时间到了,这不,值班员就发号令了。

    书客居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