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六九章

作品:《戏闹初唐

    索,索,索……”

    随着杨乔,牛宝宝的到来,在边上站岗的士兵们发出了一阵阵的索索声,额,这是敬礼的声音,因为是软甲,所以,就是索索的声音了,要是铁甲,那么,这声音就是咔咔的声音了。

    敬礼,什么样的礼节,自然不是什么半跪的礼节了,而是右手臂横在胸前的礼节,左手握腰刀柄,右手甩向胸前。

    “嗯,好,好,我跟公主的安全,就在你们手里了。”

    那个,杨乔举了举手,结果就是很尴尬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爹爹,你是不是要敬礼啊,这是什么敬礼方式。”

    背后,朵儿好像是看明白了杨乔的动作,这个动作,明显的是要回礼的,结果,这手走了一半,就没有动作了,好像是跟人打招呼似的。

    果然么,这举手礼走到一半不走了,不就跟打招呼一样了么,可,此时,不可能对这士兵打招呼,于是,朵儿就感觉,这应该是一个回礼,为什么没有走完,就是,爹爹没有回礼过。

    是的,杨乔走在这士兵眼前被敬礼的时候,不是很多,而家里的护卫,也有敬礼的,不过呢,家里的护卫,礼节不是那么严格,多数时候却是问候。

    如,郎君好。

    “好,你站岗啊,看好了,这里面可是也有你的利益在的。”

    嘿嘿,郎君,放心好了,就连一个坏的蚊子都进不来。

    那个,蚊子还有好的坏的,你真能够管住蚊子么,额,事后打听一下,这竟然是一个话痨士兵,特别碎嘴子,这不,连在杨乔面前,也都碎嘴子呢。

    “夫君,这都是为了伦家吧,才有这么多的侍卫?”

    一边走着,牛宝宝一边询问着杨乔。

    他们在干什么,自然是饭后散步了,那个,晚饭,也是在亭子里吃的,自然了,晚上,杨乔可没有亲自动手,而是让炊事车给送来的食物。

    不过,这食物并不是很多,就是六菜一汤,嗯,比较简单,而且,牛宝宝也没有李治的那个牌位,需要很多的样数,其实,李二早期,也没有这么奢侈的,不过,到了后来几年,就奢侈了起来,而且规矩也来了,那个,这规矩,好像是杨乔的故事里面讲的,结果,被这礼部给采用了。

    故事,什么故事,自然是一些关于忠臣奸臣的故事了。

    说,在遥远遥远的地方,有那么一个皇朝,叫做辫子朝。

    得,杨乔把后世的一些故事给拿到此时来讲了,而且把很久很久以后,变成了遥远,遥远的地方,不过,效果一样,能听就成。

    甚至,杨乔还直接采用了此时大唐的地图来讲故事。

    如,这个辫子朝吧,起初,他们是住在关外的,额,他们跟我们大唐一样,也有这个关内关外,还有那防护长城,这么说吧,……

    于是,这故事情节的地域的说法,就这么代入了进来。

    自然了,大唐的京都是长安,而那个故事里的京都,是此时的一个不知所谓的地方,这里,说出名吧,也出名,说不出名吧,还真不出名,很多的人都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说起桃园三结义,额,就知道是哪里了,邻居的地方。

    桃园三结义,自然,这三国的故事,杨乔能放过么,答案是,不能放过,要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故事讲,不过,这三国,杨乔倒是不需要自己编了,直接讲几个主要的情节,然后,交给宝儿自己丰满去吧,还别说,经过宝儿的编写,就跟后世的那个三国演义差不多了。

    这个,还真不需要怀疑,只是喜好谁的问题而已,经过杨乔的教育,自然,宝儿不会说,这故事里面,会加上自己的喜好的,嗯,能加的,还是可以加的,不过,这种故事,杨乔认为,一旦脱离了原来的大纲,真不好解释了,而且,对于听故事的来说,这个版本,是最爱听的,所以么,能一致,也是正常的了。

    “爹爹,尽管我这么编,可是,我还是认为曹操这个人不简单,也不应该是什么白脸。”

    “成了,成了,宝宝啊,我给你讲过的,故事,是给人们听的,如果按照你的想法来写的话,这听的就少了,这不叫做昧着良心,而是一种经营,文化的经营,你明白么?”

    “嗯,爹爹,我自然是明白了,我这经营了这个书场这么多年了,自然知道挣钱了,要不然,怎么养那个白眼娃儿。”

    额,宝儿还在养着那个白眼娃儿。

    “养着吧,到时候把第三代给教育好了就成,不然,他,你能给纠正过来,别看你是写故事的,也是讲故事的。”

    “这个,爹爹,还真矫正不过来的,所谓浪子回头,不容易的,不过,回了头,又能怎样呢?”

    又能怎样呢,所谓我爸是某某,这个某某,要担起责任来,担不起,那就不要娇惯,而明显,宝儿的这个白眼儿子,如果说出,我娘亲是某某的女儿,杨乔那是真的能给担起责任来的,再说,这个娃儿,也就是家里横,其实,不算是什么坏事,只要不跟宝儿断了关系。

    就是他想断,也不可能的,宝儿不愿意的,自然,也不会看他的热闹,那个,就当一头猪养着了,你要红烧肉,那么,就让人送红烧肉,你要豆腐渣,那就让人送豆腐渣,你要被人骗,那个,顶多骗去几块红烧肉,豆腐渣,额,自然不会有人骗了。

    好吧,好吧,六菜一汤,这量,还比较足,而且,里面也兼顾了娃儿的吃食,至少有两个菜,是宝宝们能吃的,然后,还有配菜,配饭,让宝宝能吃的,所谓配菜配饭,就是,吃米饭的话,可以用几种菜来调和,而这菜呢,有可能需要过水,也有可能需要加入新的调料。

    如果是面食馒头的话,那么,这肉夹馍就少不了了。

    还有,那饮品除外,吃饭,自然有饮品了,几种奶品,如,鹿奶了,牛奶了,羊奶什么的,这个,需要随时运输过来,可不是炊事车携带的。

    茶,不在吃饭的饮品之内。

    汤,就更简单了,淡汤配调料,宝宝们可以喝淡汤,也可以配调料,牛宝宝,有她喜欢的口味的调料加入,甚至,还有可能是药补的调料,本来,这汤,就是药补的汤,嗯,杨乔喝的,都是药补的汤,随着季节变化的汤。

    这汤,既要好喝,还要调理身体,调整季节适应,不过,这个调节季节适应的,可是变化很大的,而且次数也不多,过了调整期,就不会用了。

    “爹爹,这汤,味道怪怪的,伦家替娘亲问了。”

    “你这个丫头,调皮。”

    “这不,秋冬交换了么,我根据人们的身体,给做了这个汤,汤呢,只是汤底,而主要的则是在这调料里面,这调料,多数都是药材配的,来,牛宝宝,这是你的,朵儿,小妞,这是你们的,适当的放,可以先少少的放,直到合口味为止。”

    “夫君,这原先,有好多种汤可以选择,而此时,用一种就代替了。”

    牛宝宝也来了兴趣,是的,之前,这个汤,朵儿,是你的,跟小妞的,这个汤,是爹爹的,这个汤,是娘亲的。

    额,好混乱的感觉,而此时呢,则是一个汤,各人自己在碗里加调料就成了,而且,一次把所有的调料放进去,也不是不可以,本来么,就是照着一碗的量准备的,这加多加少,就是一个口味问题。

    “其实呢,这煮汤,都是一样的配方,然后,才加入调料包,再分开煮,后来呢,经过了整合之后,就成了这个样子的了,这个样子,反而更好,这口味,可以调整么。”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