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VS总裁7

作品:《男主的病弱长子(快穿)

    嵇东珩捧着手机,眼睁睁看着"商锐"话题的热度在短时间内四舍五入蹿上了千万。

    现在才十二点,第二天要上班的打工人也有相当一部分还清醒着,窝在床上刷手机。这热度不利用好浪费......热度就等于金钱,浪费热度就等于浪费金钱......这必须不能忍啊。

    但是澄清肯定要和赫斐配合,起码他得跟赫斐商量一下。

    嵇东珩扒拉了一下身边一直乐不可支的赫斐,"你笑什么?还笑得这么奇怪?"

    赫斐坦然道:"我的粉丝把你我组了cp。"

    "迟早都有这么一天。"嵇东珩好奇地问,"我记得赫影帝你最讨厌有人蹭你热度,跟你炒cp......浓眉大眼的你现在也开始真香了?"

    赫斐扑过来,搂住嵇东珩的肩膀边笑边举着手机,"对啊,太香了!你一出场,那些发我黑料的营销号和水军就开始骂街。"他拿了张水军内部群的聊天截图给嵇东珩看。

    嵇东珩定睛一瞧:截图有点长,前半截这群人都在骂街,后半截就开始夸他帅,期间还掺杂着好多条猜测他和赫斐究竟是什么关系,是不是真有一腿的对话。

    什么!居然不是全员夸他美吗。

    这个念头一出,嵇东珩默默摘下眼镜,娴熟地给了自己一拳,再深呼吸三下,戴回眼镜,"不用等明早九点了,我现在就要澄清。"

    这种好事,赫斐肯定大力支持。

    他公司大股东就四个人,很容易达成一致。他翻了翻已经准备得差不多的公关计划,"法制咖这个话题等官方通报就好,你帮我洗清"密友"以及"渣男"这两个话题吧。"

    "密友"话题责无旁贷,但"渣男"......嵇东珩不懂就问,"你不是有女朋友吗?"

    赫斐点了点头,"她所在的项目组在搞攻关,闭关好些天了都。等她出关,介绍你们认识。"

    剧情里提到过赫斐的女友是个大学老师,嵇东珩应了下来,又想了想,低头联系商总的特助章助理,"不等你们明天发正式的公告了,我自己先为我自己代言一波。"

    章助理肯定把他设为关键人物了,居然秒回,"大少,上市公司就是麻烦。现在董事会已经定下如何公关了,但公文必须得专业人士看过,每个字都得细抠。"

    你对上市公司董事长的儿子解释这个......你是在拖时间吧?

    嵇东珩无名火就上来了,正想删除拉黑一条路的时候,章助理忽然发过来一条语音。他点开一听,商总的声音传了过来,"儿子你怨我到连跟我说话都不愿意了吗"。

    嵇东珩登时就是一个激灵。

    这白莲味儿冲得他要当场犯病......在原主妈妈的墓前,商总也是这样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

    他连眼镜都不摘了,直接给了自己一拳。

    倒在沙发上,他终于听到原主执念那微弱的咆哮声:得亏我反应快。

    然而他反应再快,伤害也造成了:脑袋剧痛,血管仿佛要炸开的那种痛。

    他需要来点止疼药了,正想开口问兄弟赫斐要,赫斐已经凑过来给他揉起了太阳穴。

    赫斐边给他按揉边说:"我联系了欧阳大夫,他一会儿就到。兄弟你别逞强,明天咱们先去医院检查一下......你别让咱妈和我着急。"

    听人劝吃饱饭,他答应了,"嗯。"手边的手机忽然"嘀"了一声,他理所当然又有气无力地使唤赫斐,"来给我念一下。"

    赫斐拿起他的手机,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念了起来,"我看到你分了点气运给商总,不管你愿不愿意。商总再无大碍,你今晚可能会不太舒服。要是坚持不住就吃药就去看医生,虽然我感觉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也别逞强,身体是你自己的,你爹是别人的。最后,我靠手毛肯定分不出人,我也不喜欢手毛,但你的手毛挺可爱的。"

    赫斐念完就哈哈大笑,"我已经不认识手毛俩字了。啊,她把最后那一段撤回了。"他都能想到对面那小姑娘面红耳赤的模样,凑到他兄弟身边问,"比我长得好我认了,手毛还有美不美可爱不可爱一说吗?"

    这个世界不仅有关心他的亲妈和兄弟,还有个刚认识的小甜心......即使他依然非常难受,心情依然不坏。

    嵇东珩抄起抱枕,循声砸了过去。

    他缓了一会儿,还是忍着头疼,敬业地发了条博文:我就是商锐,热搜上那个有嫌疑谋害父亲和父亲怀孕女朋友的商锐。

    接着又发了一条:赫斐是我兄弟。

    赫斐就守在他身边,一直给他揉着脑袋,"你这两条博文光秃秃的根本不行。"他把手机往他兄弟眼皮子底下一晃,得意地问,"我刚才拍的你,怎么样?"

    知道这家伙故意逗他,让他分心,从而没那么难受。

    嵇东珩现在又不是难受到不能动弹,肯定要配合,于是他推了下眼镜,仔细一瞧:是他刚才趴在沙发上,揣着抱枕听赫斐念消息时的抓拍......他都被自己无意识呈现出的温柔惊住了。

    赫斐拍着他的后背笃定道:"你俩肯定有情况。"

    "你可真聪明。"嵇东珩翻了个身,"对了,你用你自己的账号发我的照片吧。"

    赫斐道:"好嘞。"

    半小时后,欧阳大夫来到小区入口,赫斐亲自下去接人,在出电梯的时候扫了眼社交媒体:热度果然冲上了千万。

    他心满意足地退出app。

    欧阳浚是赫斐的主治大夫,和赫斐交情很不错,但他一般不出诊......这次例外真不是老客户赫斐给的实在是太多了,而是欧阳大夫他老婆刷了一晚上热搜,得知他要去给商锐看病,直接把外套和车钥匙都丢到了他身上。

    他要是不走上这一趟,晚上大概别想回家了。

    跟着赫斐进门,绕过玄关,欧阳大夫看到歪在沙发上面色苍白,微带愁容与病容的商锐:妈的,我一直男都觉得他好帅......

    嵇东珩把赫斐当半个靠枕,跟欧阳大夫聊了一会儿,终于得到了处方......可以开到处方止疼药了。

    他非常开心,"喜极而泣了快。"

    欧阳大夫也推了下他的眼镜,"如果方便,能和你合个影吗?"

    赫斐瞪大眼睛,演出一副很受伤的模样,"不是吧,你从没要求跟我合影!"

    欧阳大夫耿直极了,"你也没有商先生帅啊。"

    合影之后,赫斐把欧阳大夫送出门,回来时就见他妈一手牵着狗一手端着猫,站在电梯边上冷冷地看着他。

    赫斐面对老妈能怎么样?当场滑跪了呗。

    印晓舒得知商锐让商总那老王八蛋刺激了一回,导致头疼发作,顿时心疼得不行。

    本来赫斐已经给住得不远的助理转了一万块钱,请他带着电子处方去医院拿药,印晓舒也要跟着去,还要走了商锐的病历,又吩咐说,"斐宝宝看着你弟弟。"

    一个多小时后印晓舒归来,给儿子带了止疼药。

    吃药后嵇东珩果然感觉好了不少,起码能安然睡去。

    第二天,赫斐举着手机对手下交代了一大堆,然后带着弟弟和妈妈一起到常去的私人医院医院给弟弟做全面体检。

    顺便把亲子鉴定给做了,这是嵇东珩强烈要求的。

    接待他们这一行人的是医院的副院长。

    做完大部分项目后,他们就在休息室坐等,母子三人正闲聊着,忽然有人敲门。

    门一开,嵇东珩先笑了,"又见面了。"

    明令怡扶着汪三的手慢慢走进门来,听见商锐对她打招呼,她小脸微红,"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昨天那句话十分不合适。今天眼睛好了一点,就......"她又赶紧解释,"这家医院就是明家的产业。"

    赫斐看着身边的兄弟,笑了,"我还真不知道。"

    明令怡摆了摆手,"是找人代持股份,你不知道太正常了。我家修道的嘛,总担心一个不慎就遭天谴......都是家学渊源,改不掉的狡兔三窟。"

    她边说边朝着两个大金团走过去。

    其实她眼中的大金团并非真的是圆形或者椭圆形:气运其实是顺着每个人的轮廓来的,理解成"给每个人都镶了个不一样的边儿"就差不多了。

    所以平时她看人不仅能看到对方长什么样,也能同时看清对方的气运状况。

    但商锐和赫斐两个人气运都太浓厚,身周散发的金光又太耀眼,导致她昨天状态良好的时候仅仅看不清他俩的脸......但脸以下,比如穿着打扮,其实都能看得比较清楚。

    今天眼睛稍微恢复了一点,她就急着来看人:嗯,脸依旧是看不到的,脸上的眼镜也看不到;两个人的衣服......他俩又都是西装革履,身材还过于相似,这怎么分辨吗!

    嵇东珩见明令怡忽然沮丧起来,就问,"你怎么了?"

    明令怡此时就坐在两个大金团边上,正胡思乱想:我不可能要求他们两个为了能让我分辨出来而改变穿衣风格......别说我没这个资格,就算我有,我也永远都不会提出这种要求。

    因为他俩的衣着品味基本一致,浓浓老钱风。而我永远都喜欢斯文败类!哪怕我看不到脸。

    思路忽然被打断,明令怡抬起头,正要回答,忽然心有所感。

    她快步走向窗户,指着走在对面小花园里的男人,"抓住他!他身上......和商总还有赫闵文都有联系。"

    屋里汪三的助理先动了,叫上保镖快步飞奔出门。

    接下来赫斐的助理也追了出去。

    嵇东珩心悦诚服,"这未免太方便了。"

    明令怡忽然心悸不已,她下意识地凑近商锐,被温暖的气运笼罩,她稍微好受了一点,按住心口说,"不见得。这次......可能捅了大篓子。"

    嵇东珩拉住明令怡的手,"不怕。"

    在剧情里赫闵文身后有个实力极其恐怖的跨国集团,最后还不是邪不胜正,被商总和赫斐给淦翻了。

    明令怡不知道商锐正在想什么,但对方金灿灿又暖融融的气运给了她无限的安全感。

    她和商锐站得很近,一个不小心又被对方的袖扣划了一下。她低头看过去,手腕上果然多了个小口子,正微微渗血。

    明令怡认真道:"原来你是带刺的玫瑰。"

    嵇东珩不想说话,就看向窗外:小花园助理和保镖们冲那男子追了过去,却被一一踹飞......而那男子也只是普通人身材,和大力士一点不沾边。

    他瞬间猜到赫闵文是靠什么忽然发迹,手段又为什么这么灵活多样......于是他打开窗子,翻身出去,直奔那男子而去。

    赫斐也走了过来,对瞪大眼睛的明令怡以过来人的语气道,"三层楼而已。"

    你不会知道我跟着我这个弟弟一起经历过三十层的自由落体,那才真是要飞了。

    ※※※※※※※※※※※※※※※※※※※※

    我也永远喜欢斯文败类!

    -----

    下章入V啦,入V万字更新。

    我会在上夹子之前完结这个小故事,接下来的故事就是文案上那个让恋爱脑父皇挖心头肉当药引的倒霉蛋。

    感谢小天使们支持正版,明天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