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我对您来说到底是什么

作品:《总有帝少想当我爹地

    翌日,各大董事悉数到场。

    顾西洲推着老爷子走进会议室。

    老爷子一身中山装,整洁利索,许久都没见过他这么精神抖擞的状态。

    老人一出现,所有人起身致意,气氛肃穆。

    老爷子只瞧了眼顾宵父子一眼,两人一致的状态萎靡。

    老人平静收回眼,摆摆手,让他们坐下。

    老爷子占主座位置,顾西洲站在他身侧。

    会议开始,没有任何客套的开场白,老爷子开门见山说,“今天召集大家,是有两件事。”

    “一,从今天起,我将完全退居幕后,董事长移交给西洲。”

    在场所有人没有异议。

    而顾宵也只眉眼一颤,没有多余的情绪显露出来。

    顾少昀更是没听到一般,或者毫不在意似的,定定地坐在那,目光落在桌面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将公示最新的财产分配。”说着,老爷子向助理递了个眼色,后者演示在大屏幕上。

    内容一出来,全场一片哗然。

    百分之三十捐给南风基金会,百分之六十为顾西洲与苏知意夫妻共同财产,百分十为重孙苏蒙禹所有。

    顾少昀将会继承老爷子个人慈善基金的百分之十五的份额。

    顾少昀本该能得更多的,但老爷子深思熟虑后,还是选择这个分法,给予警示。

    而二房夫妻,一分未得。

    顾宵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来回看了好几次,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气得浑身哆嗦。

    “这不公平!”顾宵当场控诉。

    各个董事向他投来怜悯的目光,却没有人为他发声。

    老爷子不为所动,“我心意已决,有异议也没用。”

    顾宵双眼猩红,阴笑两声,像是走火入魔一般,大声咆哮,“你当你没了腿的儿子是死的是吗!”

    他现在一无所有,要怎么救出童婉?

    顾宵绝望了,拳头一下一下捶着桌面,凶神恶煞地瞪着老爷子。

    “我才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怎么能偏心至此?你下去了有脸面对我妈吗!”

    顾西洲皱眉未动,顾少昀抢先起身绕过办公桌,扶住濒临崩溃而口不择言的父亲。

    “爸,你冷静一点!”

    “我有在,我养你和妈!”

    提到妻子,顾宵哀嚎一声,抓紧儿子的手臂,指尖似乎要掐进他肉里,“你妈妈可得要怎么办啊!”

    顾少昀从未见过父亲如此脆弱可怜的一面,不由得红了眼眶。

    看着母亲身陷囹圄,他却无可奈何,这种无力感已经让他一日继一日地颓废。

    看顾宵这崩溃模样,老爷子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心口闷痛。

    顾西洲看见老人揪胸口的动作,立

    马让助理喂药,一边遣散了所有董事。

    董事会议就这么兵荒马乱地结束了。

    等老人缓和过来,他看了眼失魂落魄的顾宵,哑声说,“所有人到办公室,今天我要把话说清楚。”

    一行人移步顾西洲的办公室,老爷子把苏知意也见了进去。

    暖阳从落地窗照进来,一室明媚。

    老爷子愣怔地看着窗外壮阔的美景,又回头看看他们。

    老爷子突然有某种预感,害怕这是一家人最后一次整整齐齐聚在一起。

    不,早就不完整了。

    十几年前,老大被谋害的那一刻,这个家就散了。

    老爷子偏头忍住情绪,再转头,已经是平日不苟言笑又不怒自威的形象。

    老爷子直勾勾地盯着顾宵,“我以为会把这个真相带进土里,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顾宵呼吸一滞,猛地抬头看他,失声叫道,“爸!”

    老爷子拔高音量大吼,“你还有脸叫我爸!当年你害死你哥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你们是至亲骨肉!”

    顾西洲眨了眨眼,手握成拳头,下一秒便被苏知意握住。

    顾宵浑身颤抖着,看见父亲眼里的怨恨,失望,绝望。

    顾宵慢慢低下头,双手捧着脸,号啕大哭起来。

    顾宵脑海里又浮现出那个画面。

    滂沱大雨里,大哥被压在车下,一动不动地侧头趴在那,脸被玻璃渣刺得全非,鲜血淋漓,只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这是多少年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顾宵哭着大吼大叫,要挥掉脑袋里的画面,可就是甩不走大哥那双恐怖狰狞的目光。

    哐当一声,顾宵跌在地上,毛毯被车轮挂住,他的截肢伤口暴露在空气中。

    苏知意蹙了蹙眉心,偏过头。

    顾少昀知道这件事时,反应也不比顾宵轻。

    此刻,爷爷亲口说出,他还是控制不住地发颤,无地自容。

    咚的一声,顾少昀双膝跪在地上,对着爷爷和顾西洲的方向。

    “爷爷,哥,我知道怎么做也没有用,换不回大伯的生命,我不为我父母开脱,我替我们一家人向你们磕头赔罪。”

    说完,他额头磕在地板砖上,发出闷响。

    老爷子眼泪终于忍不住砸下来,呜咽着。

    苏知意感受到顾西洲全身绷紧着,她抬眸,看见他眼里化不开的悲哀,她毫不犹豫转身抱住他。

    顾少昀磕了一下又一下,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顾西洲红着眼咬了咬腮帮子,迈步要拽他起来,顾宵拼了老命爬过来,先扑在顾少昀身上。

    顾宵怒气腾腾地把顾少昀推了个踉跄,“你给我起来!老子干的事不用你跪!”

    顾少昀向后倒,手撑着地面,冷漠地看着父亲,“不仅我道歉,您更要道歉!”

    顾宵看向老爷子,“我可以道歉,但是您扪心自问,我为什么会和兄长自相残杀?您又何尝不是刽子手!”

    顾宵虽愧疚,这阵子也背负着寝食难安的恐惧,但一想到日后的窘迫,他就咽不下这口气。

    “从小到大,你眼里只有大儿子,你毫不吝啬地寄予他鼓励肯定,全部时间精力都用在他身上,我对您来说到底是什么!”

    “等他没了,你还是看不到我!顾西洲一个毛头小子都比我有能力是吗?!”

    “所有人都不同意,你就是硬要把他推上总裁位置,你让其他人怎么看我?啊?!我在你眼中就那么一无是处是吗!”

    “归根结底,大哥英年早逝,还是拜你极端偏心所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