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走水了

作品:《嫡女为谋:腹黑太子别太撩

    “殿下的意思是……”骆菱轻咬了下唇,哽着喉咙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四目相对,燕逢轻笑着抬起手在大通铺上拍了下。

    “你出去的时候,孤已经下去查看过了,下面的银子是没有任何印记的。”

    顿了下,他伸手朝密道里一指,“既然他们说这些银子是放印子钱送进东宫的利息,那孤只要将这笔钱过了明路,就可以推翻他们的说法。”

    燕逢这么一说,骆菱顿时陷入了沉思。

    沉默了良久,深吸了一口气的她认真了点了点头:“你说的确实是一个可行之策,但银子被藏在偏院,要是陛下深究起来的话,要怎么将这件事圆回来?”

    闻言,燕逢轻笑着将唇凑到了她的耳畔,压低了声音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语着。

    骆菱迟疑的咬住了下唇,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确定这样真的可行吗?要是被燕宸抓到了把柄,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吗?”燕逢叹息了一声,一把捉住了她的手腕贴在心口的位置,“菱儿,你敢不敢再陪孤冒险一次。”

    “我还能说不吗?”

    骆菱白了他一眼,小声的辩驳了一句。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燕逢低笑着,一把将她拽进了怀里,“可惜,你是没有办法飞走,只能陪着孤同生共死了。”

    ……

    自那天之后,骆菱就称病躲在房间里。

    太医院的太医来了一波又一波,每一个都束手无策的离开了。

    很快,就连大病初愈的皇后都被惊动了。

    东宫的形势紧张,皇后央求了皇帝很久,这才得以来探望骆菱。

    “太子妃。”皇后看着脸色惨白的骆菱,勃然大怒的伸手朝跪在地上的太医一指,厉声的质问着,“太子妃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回禀皇后娘娘,太子妃的脉象古怪,臣无能。”

    “废物!”大病初愈的皇后沉着脸,一扬起打翻了托盘里的药碗,“滚出去!全都滚出去!”

    “是。”

    被吓得不轻的太医和宫女答应了一声,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当窸窸窣窣的声音渐渐远去之后,躺在床上的骆菱睁着一只眼偷瞄了一眼。

    确定四下无人,她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皇后的姿势从容不迫的朝她摆了摆手,轻声的道:“你称病……”

    “母后……”

    皇后的话还没有说完,扮成了小太监模样的燕逢悄无声息的从暗处走了出来。

    “逢儿!”皇后一怔,一脸忧心忡忡的握住了燕逢的双臂,眼眸里满是担忧的追问着,“你怎么会打扮成这样?还有,你怎么会被牵扯进放印子钱的事里?”

    朝堂之上和后宫里谣言四起。

    碍于后宫不能干政的清规戒律,她纵然有千言万语也不敢跟

    陛下开口,唯恐惹得陛下心里不痛快。

    但后宫的谣言越演越烈,她的心里不甚安宁,已经好几天都没有说好了。

    这次一听说骆菱病了,她急急忙忙的赶过来探听情况。

    不过现在看到燕逢的时候,她不免有些懵了。

    “燕逢,我在跟你说话!”双眸蹿火的皇后扯着他的衣袖将人拽到了一旁,有些恼火的道:“好端端的,你怎么会被牵扯进……”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燕逢一屈膝,“噗通”一声的跪了下来。

    见状,骆菱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跟着燕逢跪在了一起。

    “母后,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半眯着眸子的燕逢朝她磕了一个头,“东宫戒备森严,菱儿没办法出宫,这才称病将您请了过来。”

    “先起来再说。”皇后伸手扶了他们一把,眼眸里带着嗔怪的道:“逢儿,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想母后帮我给在军营里养伤的荀邈传一封信。”说话的时候,燕逢双手合十的将一个小小的竹筒呈了上来。

    语气里带着不放心的道:“这封信至关重要,母后一定要找一个可信的人送出去。最重要的是,一定要避开燕宸的耳目。”

    提起燕宸的时候,皇后的呼吸不免有些重了。

    最近,她虽不问世事的留在凤仪宫养伤,但也知道陛下将所有的事交给燕宸的消息。

    梁贵妃春风得意,阿谀奉承的人几乎要将宫门口踩破了。

    想到这里,眼眸里带着阴鸷的皇后冷笑了一声。

    “我知道了。”她一伸手将竹筒握在了掌心里,冷笑着应承了下来,“你放心吧,母后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办妥的。”

    正说着的时候,跪在地上的骆菱身体一侧,体力不支的倒在了地上。

    “太子妃这是怎么了?”

    “菱儿为了避人耳目,服下了让脉象紊乱的药。”燕逢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母后放心,菱儿不会有事的。”

    闻言,皇后忍不住朝着脸色泛白的骆菱看了一眼,由衷的感慨了一句:“太子妃受苦了,往后你一定要善待她。”

    “母后,我知道的。”

    燕逢轻轻一笑,直接将骆菱有些微凉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几日之后,皇宫的几处角门接二连三的走水了。

    一时之间,整个皇宫都沸腾了起来。

    燕宸奉命掌管皇宫的守卫,四处救火……

    “四皇子。”一个灰头土脸的小太监匆匆跑了上来,扯着嗓子的喊道,“四皇子,东宫走水了!”

    闻言,燕宸的心里一惊,脱口而出的问道:“东宫哪里走水了?”

    “瞧着应该是偏院。”小太监哑着声音的回了一句,“四皇子快过去看看吧!东宫的火势猛烈,大半院子都被烧起来了!”

    “该死的!”燕宸气急败坏的低咒了一声,举起手做了一个手势,朗声的吩咐着,“一半人留在这里,其他人随我去东宫救火!”

    此时,骆菱正站在房间的窗口处看着火光四起的偏院。

    火势巨大,半边天空都被烧得红了。

    “算算时间,荀邈应该已经带着江湖人士将偏院的银子全都搬走了吗?”她勾唇一笑,回眸朝身后的男人看了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