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鸿门宴

作品:《名门烟云

    那个男人叫陈三山。

    据说,他的母亲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刚好看到云边的那三座山,所以叫三山。

    这个除了姓氏就没有太多笔画的名字,起在他的身上,我觉得完全像他,毕竟这个名字学写起来,一点也不难,他是不认识字的人,这个我倒是十分理解。

    我知道了他的姓氏,也顺便了解他的名字,再自然地往下从外表探测这个人。

    他是认识梅卿阿姨的,甚至连他和苏薇的认识,也是通过梅卿阿姨的介绍。

    梅卿阿姨性子比较直接,包括交友也很广泛,就像往海里撒网,一捞就是盘满钵满的鱼。她经常带苏薇出去交友,包括设宴也会邀请苏薇,她知道苏薇没有钱,很多时候,她都会私底下把苏薇那一份子的钱给凑上,在大家伙面前,给足面子苏薇。

    苏薇她是享受这样的。

    在我还未真正了解苏薇的时候,我还以为身为母亲的苏薇只是一个温柔善良、不爱交谈的沉闷女人,但其实她和梅卿阿姨一样,更加享受和一大堆人坐在一起碰酒,勾肩搭背地称兄道弟,但凡有一次她发现梅卿阿姨不捎上她的时候,她便会失落一整天。

    今天的饭局,苏薇为了避免我和瑾儿的怀疑,把梅卿阿姨也喊来了,她说还要带来了另外一位朋友,她叫云雀阿姨。

    瑾儿她也许不大喜欢这尴尬的局面,她说凑巧同学庆生,不在家吃饭,我知道,这只是瑾儿一个不想和我们共坐的借口,这样又能避免被妇女嚼舌根的难堪场面。

    瑾儿真的很会保护自己。

    要是我也能找到借口,我也很想避免。即使是有一个狗洞给我藏身,我也想蜷缩进去躲起来。

    第一个来到家的人是三山。

    他这次身穿的衣服还算比较整洁,比起我前两次见到他的时候,已经算是会收拾一下自己的外身。

    他还故意用瓶油蜡去把额头上稀松的刘海给拨弄上去,大背头后就是光秃的头发,也就是用剃刀把后脑勺那个位置给剃了一大半,露出两个不大的耳朵还满是痣。

    三山朝我点头微笑,瞬间那背头掉下了几根头发,他眼珠子往上看,转来转去,他试图用用嘴把头发吹起来,尝试了好几次之后失败,甚至吹出了哨子声。

    “我先去那边整理一下。”他对着我家客厅的大镜子,几乎把脸贴上前,对着镜子左弄右弄,最后一吐口水,终于成功把头发贴上去了。

    这时,苏薇从厨房出来,一股烟雾从厨房门窜出来,她半眯着眼睛,被这辣椒气味熏得满脸红涨,她左右拨弄双手,就像从仙境里出来的一样。

    “还在那里看,赶紧收拾东西。”苏薇严厉的声音震慑住我,让我突然对她仙境的幻想彻底毁灭。

    “你

    来了?”苏薇温柔的语气问候着三山。

    她双手在围裙上擦拭,两个人相视而笑,似乎当我不存在一样。

    我心里的疙瘩越来越大,我愣在原地,脑袋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拿着茶具走向他们,假装不小心碰到了三山的手臂,杯子瞬间被摔成粉身碎骨,这就是我给三山的威胁。

    “你在干什么?走路不带脑子,摔得满地都是碎片。”苏薇吓到了,指着地上的碎片。

    “就是,走路也不看路,没看到人在这里。”三山接话,把我当成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没有弄到你吧?这孩子就是这样。”苏薇走过三山旁边,察看他的手臂。

    “这倒没有,孩子能有什么力。”三山朝我撞到他那边的手臂拍了拍灰尘。

    苏薇双手叉腰,对三山展颜。

    我蹲在地上,一片一片碎片往杯子里装,此刻我的鼻子像喝了陈醋一般酸涩,我必须忍住,不能低头。

    等我捡完后,我猛地站起来,突然眼前一片黑,脑袋晃悠了几下,才回过神,才发现苏薇进去忙了,我用手拍拍脑袋,终于清醒过来。

    “下次走路小心点。”三山摆出大人的姿态提醒我,但是这提醒的语气让我更觉得是教训。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笑声。

    “是这里吧?”

    “对,就是走廊尽头那间。”

    听这高亢的声音,我立刻认出是梅卿阿姨,站在她旁边的,就是云雀阿姨。云雀阿姨的身材和梅卿阿姨完全可以对比,两人都是珠圆玉润,体态发福,一看就是不愁吃穿的好人家,只不过云雀阿姨留着一头短发,梅卿则是长发及腰,她把头发藏于耳后,耳垂还夹了一对珍珠耳环。

    “她就是苏薇的女儿,西宁。”梅卿阿姨向她介绍。

    “这孩子倒是长得挺清秀,亭亭玉立的。”

    我们互相问好之后,我便迎接她们进来坐。

    “三山,你过来得挺早的啊!”梅卿阿姨拍打着三山的肩膀。

    “你这么早过来是想见你情人的是吧?”云雀阿姨一开口就让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甚至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太避忌,就当我是个小毛孩。

    “没有啊,我也是刚到不久。”三山挠着头发。

    他悄声说道:“孩子在,嘘!”

    两个女人同时看向我的脸色,我瞬间假装看向别的地方。

    “怕什么,孩子又听不懂。”云雀阿姨扭动的腰姿像个柔软的蛇一样,她扶起旗袍,又从手提包拿出一块手帕擦拭椅子,然后坐下。

    三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样,开始斟茶倒水招呼她们,连我们家的茶叶放在哪里,他都知道,可我却不知道。

    三山从沙发靠边的第三格柜子拿出一包茶叶,他往前看了看,才意识到自己不

    认识字,于是把密封口撕开,他从里面抽出一把茶叶放在掌心上展开,再靠近鼻子去嗅那味道。

    “女人喝红茶好。”三山从茶叶揪出一把放在茶具里。

    没想到连字都不大认识的人,居然还懂几分茶。

    “苏薇在里面吗?”梅卿阿姨问我。

    “是,她还在里面炒菜,不过应该很快了。”

    “我就知道,又说结石,还敢炒辣椒,我这里都能闻到气味了,呛死人,等下她出来骂死她。”梅卿阿姨皱着眉头,撇着嘴。

    “是,我也闻到了。”三山一边等待沏茶,一边把烟叼在嘴里。

    “你闻到了也不说说她。”梅卿阿姨双手搭在膝盖上,挺直身板盯住三山。

    三山像没听见一样,没回答。

    只见云雀阿姨环视四周,又从她的手提包里拿出另一块手帕捂住鼻子。

    “来咯!”苏薇先打开厨房门,手里端着几盘菜走出来。

    “做这么多谁吃的完?”梅卿阿姨站起来帮忙端菜。

    三山也跟着过去,嘴里叼着的烟灰不时滴落在桌子上。

    “你看看你的相好,一点也不注意形象。”梅卿阿姨指责道。

    苏薇立马看着我,对梅卿阿姨使了个眼色。

    苏薇把所有的东西准备好,就喊我上座。

    我们坐下后,三山坐在我和苏薇的旁边,我又站起来换了一个位置,走到苏薇那边坐了下来。

    梅卿阿姨看了看我,似乎注意到我的情绪,随口和我聊起天来。

    “西宁,平时苏薇就做这些菜给你吃吧?”梅卿阿姨夹了一块肉放在我碗里,苏薇把筷子含在嘴里看着我。

    “是啊,不过以前爷爷在这里做饭的时候,我们月初才能吃上肉。”我端起一碗热汤轻轻试探温度。

    “他现在又找了一个女人啊?”云雀阿姨插话。

    我点头说:“我们也才知道不久。”

    “你这老爷还真会享受啊,都七老八十的人了,你说,还为了女人搬出去,上次芝英那件事还没得到教训。”云雀阿姨用筷子在面前的菜翻了几下,夹了一块肉放在碗里,又从旁边的碟子搅拌了几下,才从另外一个碟子夹了一些鱼肉放在碗里。

    梅卿和云雀知道这么多,估计也是从苏薇嘴里听说过来的,就连芝英那件事,她也能翻出来“翻炒”。

    “唉,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你说好好的家不住,倒要搬出去,每个月还要多出钱。”苏薇接话,把筷子放在桌子上。

    坐在一旁的三山开始不停夹菜,一下不留神,已经吃下去半碗饭。

    “那钱都拿出去给那女人花光了,也不留点给你们,给西宁读书也好。”梅卿阿姨吧唧吧唧吃饭。

    “能有你饭吃就已经很不错了,还给钱你读书?你看瑾儿读书的

    钱,肯定就是她爷爷私底下出的,还以为我都不知道。”苏薇叹气。

    “腾志呢?也没给你打钱了?”云雀端起汤。

    “给了。”苏薇淡淡地回答。

    “给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当天就回去了。”

    此时,三山才把筷子放下,拿起面前一杯白酒抿了几口。

    “一年都回不来一次,每次让他回来都有各种借口。”三山摇摇头。

    “你说这男人要来有什么用?要是我的男人这样,估计早就被我赶出家门了。”梅卿阿姨也放下筷子,开始讨论腾志。

    “你说,长得呆头呆脑的,穿得又土里土气,在村里随便找一个人也比腾志好一百倍。”云雀阿姨把汤碗放下,认真地看着苏薇。

    所有人,都把腾志贬低得一文不值,我却不敢为他辩论半句。沉默的我,像是默认了他们对腾志的看法。

    “我劝你赶紧离婚吧。”

    “是啊,别浪费时间了。”梅卿阿姨一只手撑住下巴看着苏薇,苏薇双手自然垂下。

    之后,她们在那聊起腾志聊得尽兴,忽然看向我在一旁安静地把整碗热汤喝完。

    梅卿阿姨问我:“西宁,问你个问题。”

    “好。”我抬头用迷迷糊糊的眼神看向她们,之前的我像是假装什么都听不见。

    “要是苏薇和腾志离婚了,你跟谁?”

    我咽了一口气,深呼吸看着她们。

    苏薇也正在看着我,期待我的回答。

    “吃饭吧,菜都凉了。”我继续拿起筷子,就在我面前的碟子夹菜,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的余光告诉我,她们都在互相用眼神交流着。

    之后,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吃饭,像是从来就没有说过那话一样。

    不过,我似乎感觉到桌子底下的异状,三山似乎对苏薇见色起意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