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背负孔圣庙的白骨

作品:《不正常系统的日常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见苍茫的大地上出现了一片黑色的边际线,夏灵精神一震把白兔放了下去。

    “自己走,抱不动了。”

    听到夏灵不愿意抱她了,白兔傲娇的抬起头颅,缓缓的跟在黄风怪后面。

    黑色的边际越来越清晰,直到靠近时,夏灵才看清这黑色边际是什么。

    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的残破的宫殿悬浮在空中,宫殿似乎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撞击过,里面繁华的庭宇楼阁已经变得支离破碎。

    宫殿下方到处都是残破的碎片,一些碎片上还有黑色的血迹,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难言的悲凉。

    夏灵细细打量了一番,发现破碎的门匾上依稀可见孔圣二字。

    “难道是孔圣庙?”

    “夏灵,看下面。”

    “嘶……”

    听到鹦鹉的提示,夏灵低头看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宫殿的正下方有一个胸口插着半截青铜残剑,浑身散发着荧光的高大白骨,他脚踩大地,双手举着高大的宫殿不让他落下

    跟巨大到看不到边际的宫殿相比,他渺小得想一粒尘埃,可是就这么一粒尘埃,却撑着不知道比他大多少倍的宫殿万古个纪元。

    “此人是谁,为何死了还托着宫殿?”

    夏灵看着高大的白骨其中的震撼不言而喻,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啊。

    “颜回。”

    鹦鹉轻轻说了一句,随后神情复杂的飞向了府邸。

    “帮我守住,一个人也不能放进来。”

    夏灵闻言默默拿出了自己的兵器,横刀立马看向身后。

    “嘶……”

    紧跟而来的太清宫罪己也看到这震撼人心的一幕,正当他要有所动作时,一股黑芒掠过,尘土飞扬,一根黑色的短枪刺在他的前方。

    “要么退,要么死。”

    罪己闻言抬头看了眼夏灵,发现此人眼眸冷冽得可怕,手中和后背更是背着大大小小的百炼兵。

    罪己想了想,不打算起冲突,而是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他也开始仔细打量着宫殿,散发着荧光的白骨进入了他的视线。

    “这……半圣之骨,这里居然有个半圣托着这个宫殿,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天啊……”

    这一幕把罪己惊得目瞪口呆,这地方怎么说他也得进去看看,可是他刚站起来就发现后方传来了人声。

    “是宫殿。”

    南茗,宫颜和一众异能者追了过来,夏灵一看神色更加冷漠了。

    “罪己,你也在啊。”

    宫颜发现只有夏灵和罪己在后,露出了微笑,她刚踏出一步就发现一把短枪呼啸着钉在了自己的脚前。

    “此地我包了,过来者是敌非友。”

    听到夏灵说这话,宫颜嘴角一抽,可还是没踏出去,她转头看了眼南茗。

    “等等吧。”

    南茗也学着罪己坐在了地上,宫颜摊摊手坐在了南茗身旁,他们也开始打量宫殿。

    “凭什么?这地方大家都看到了,罪己师兄他只有一个人而已。”

    一个穿着道袍的美貌女子一听不乐意了,她不顾阻拦的走了过去,几个师兄弟一看只能跟上去,一股股异能波动环绕在他们的身旁,准备随时保护她。

    “咻……”

    “铛……”

    就在美貌女子越过短枪后,夏灵动了,众人只见一个黑影飘过,随之而来的金属撞击声,刺得众人耳膜发疼。

    “厉害……”

    罪己看着颤抖的虎口称赞了一句,随后他看向了惊呆了的美貌女子呵斥道。

    “不管做什么,就是别做出头鸟,回去呆着去,要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美貌女子被吓得瘫倒在地,被师兄弟扶了回去,一群人就这么默默坐在远方观望,夏灵看到他们不过来了,也没有说什么,就这么守在哪里。

    可是随着汇聚的人越来越多,人群也越来烦躁和焦急。

    “呦……罪胖子也在啊,怎么不进去啊?”

    黑无常看着叼着根草坐在地上的罪己笑嘻嘻的问候了一句。

    “我乐意,想进去没人拦你。”

    黑无常闻言看向了全副武装的夏灵,这家伙的实力他已经从白无常口中知道了,自己单打独斗还真打不过他,还是等地府的人赶来再说吧。

    其他人看到这几个牛人都不动,也不敢动了,一时间一个奇异的风景在白骨平原出现了。

    上百号异能者围着高大的府邸,谁都想进去,可是谁也不愿意做出头鸟。

    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夏灵深吸一口气,蚂蚁还能咬死大象呢,更别说自己还不是大象。

    “凭什么他守着不让我们进?大家都是来寻宝的,他想一人独吞,实在是太黑了。”

    过了许久,终于有人站了出来,大家一听都站了起来,夏灵一看有苦难言,内心暗骂。

    “鹦鹉你大爷的,老子被你坑死了。”

    “杀了他。”

    “杀了他。”

    看着气势汹汹杀过来的人群,夏灵手腕一抖,只见尘土飞扬,夏灵其人已经化作黑影迎了过去,手中的长枪划破长空刺进了一个人的胸膛。

    “啊……”

    伴随着一声跌宕起伏的惨叫,一具尸体犹如破布口袋一般被拍到了远处,看着瞬间就毙命的异能者,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杀人啦。”

    “他杀人了。”

    看着慌乱的人群,夏灵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只见罪己,黑无常,宫颜,他们已经站了起来,一对一自己不怕,可是这么多人打自己一个,还是算了吧。

    “快走,里面有怪物。”

    就在此时,鹦鹉哇哇叫的飞了出来,只见他身后的府邸一下子震动了起来,恐怖的怒吼声从深处传来。

    “吼……”

    一些靠得近的异能者顿时被声音掀飞了出去,恐怖的声波更是让一些弱小的异能者抱头哀嚎,口鼻间流出了鲜血。

    夏灵跑远后才一脸后怕的看着身后,只见一个身披白色仙铠,面容腐烂,浑身流淌着黑血的巨人冲破了建筑,大肆破坏着看到的一切。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就在怪物肆虐时,孔圣庙下传来了一句句醇厚的声音,众人顿时感觉身心平静了下来,一切的不安和恐惧也消失了。

    怪物的声音也被压了下去,一句句孔子名言化作一条条锁链,死死的把他栓在原地。

    怪物不甘的挣扎着,挣扎间他身上的黑血落到了下方,一个散发着白光的物体飞了出来,正好落到了众人的身前。

    “白帝……”

    只见这是一枚精致的玉牌,上面清晰可见白帝两个大字。

    “这怪物不会是白帝吧?不可能,白帝可是除了天帝外,地位最尊崇的人。”

    看到这一幕宫颜失声了,她怎么也不相信,典籍中四方五帝的白帝是这个样子。

    “那具白骨活了。”

    慌乱之中,众人看到举着府邸的荧光白骨扭过了头颅,上下颚张东间,一句句孔子的至理名言从他的口中吐出,化作金色光华把怪物死死压进了建筑群。

    那个怪物被压了下去,孔圣庙安静了下来,白骨看了眼远方,单手撑着府邸,把胸口的半截长剑拔了出来。

    “铛……”

    半截青铜剑刚离开身体,众人的耳畔顿时响起剑鸣声,青铜残剑褪去锈迹,一抹刺目的剑光划破长空,半截残剑上依稀可见‘帝剑’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