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威逼利诱

作品:《仙人来此

    少年抬头,看着那在龙背上艰难维身份老妪,小声叹道:“可惜了。”

    卢素眯眼凑近,“能看出多少端倪?”

    刘金丹下意识扭头,“只知道不俗,具体有多不俗,怕是得等我到了金丹境界才能看清。”

    察觉到不对后,少年转过头,对上卢素那张乐开花的脸,“你干什么?”

    “没什么。”卢素身子立直,清了清嗓子,肃然道:“想邀请你入我掩日峰做个供奉。”

    刘金丹愣住,确定卢素没有开玩笑后哈哈大笑,几乎眼泪都要落下来,“卢前辈,不,卢兄,你不知道我是多宝宗弟子吗?”

    卢素点头,“自然是知道的,但这似乎并不影响我邀请你。”

    刘金丹脸色诡异,指着自己道:“那你能说说为啥邀请我吗?总不成是看上我兜里那几件法宝吧?”

    陈圣强忍住笑意,迈步上前,“若是只为几件法宝得罪多宝宗,未免也太不划算了。”

    瞧着两人好得像是穿一条裤子,刘金丹啧啧道:“那我可想不出我刘金丹还有别的可取之处,让您二位冒得罪那么多老头子的风险,他们的脾气可都不好。”

    卢素淡笑,“是不太好,所以更显得我们有诚意不是?”

    未等少年回绝,卢素说出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若非说因为点什么,我只能说你小子名字起得不错。”

    陈圣终于憋不住了,大笑出声,被卢素瞪了一眼后讪讪收声,飞掠出去,将被灵韵击飞的修士们聚拢。

    身前一丈之内瞬间血腥满布,山秀悠悠醒转,下意识皱了皱眉,鼻息之间呼出一缕青烟。

    烟雾与血丝缠绕,而后血气退散,看得刘金丹怔怔出神,回过神后像是疯了一般握住卢素的手,兴奋道:“我可以答应你,但这小家伙得归我!”

    陈圣与卢素面面相觑,后者忽然想起某种可能,错愕道:“你该不会是那个脾气最差老头的徒弟吧?”

    刘金丹点头,掏出一大把金钱,嗤笑道:“除了我还有谁能拿的出这么多金钱?”

    两人稍稍擦了擦了冷汗,卢素盯着那片金灿灿,咬牙道:“麻烦就麻烦吧,我认了!”

    至此,才刚有了个名号的宗门拉开了第一位供奉,一位名叫金丹的虚丹修士。

    玩心来去如风,很快小蛟龙就玩厌了,将满身浴血的修士们丢下,缩小身形盘在山秀身上。

    卢素已经见怪不怪,抢先一步拎起一个尚存一丝神智的家伙,狞笑道:“敢惹我掩日峰供奉,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一边说着,卢素一边冲刘金丹打

    眼色。

    刘金丹极为上道,厉声喝道:“对啊!你们当真不把我掩日峰放在眼里,想死不成?”

    陈圣以手抚面,叹息不已。

    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合适做这种勾当了,卢素冷冷瞥了眼那跌倒在地的水怪老妪。

    几道透着寒气的水柱落下,原本还装死的修士们站得笔直。

    “几位好胆色,对我掩日峰动手可有想过代价?”卢素狞笑着,目光在几人身上寻找宝物。

    “掩日峰?”要人极不识相,小声喃喃道:“有这么个宗门吗?”

    刘金丹站得很近,当即面色古怪看了卢素一眼。

    后者冷笑,一巴掌拍飞那说话之人,手段利索,三两下就将那人浑身剥了个干净,只留一身凡俗衣物。

    卢素欣然而归,目光扫过剩下众人。

    陈圣浅笑,让阴世扶起那老妪,随后走到一人身前,伸出手掌。

    那人丢出一个乾坤囊,陈圣岿然不动,笑道:“还有!”

    啪,又一个乾坤囊落地。

    “还有!”

    ……

    终于,那人脸色煞白,望向陈圣的目光都有些畏惧,生怕这个似乎看透了自己底细的家伙再提出旁的要求。

    却见陈圣抬起一腿,随后脚掌落在脸上,那位在宗门所在大州名声都不算小的虚丹修士,在空中划出一道圆满的弧线,落入丛林之中。

    接下来的几人非常配合,只要触及陈圣目光的,都乖乖掏出家底,然后“幸福”的被踢飞。

    做完这一切,陈圣拍了拍手,冲着两个满脸古怪的家伙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刘供奉,我不跟你谈虚的,掩日峰确实是个新宗门,新到如今也就咱们这几个人。”

    “喂喂喂,你别乱说啊,我可还没答应呢?”黑袍少年大呼小叫,终究是对李衡心存芥蒂。

    陈圣浅笑,“听我说完先。”

    双眸变为金黄色,陈圣淡淡道:“这是一门瞳术,具体效用我方才展示过了。”

    刘金丹抬手打断,“别告诉我这瞳术能看破乾坤囊之类的储物。”

    说着,几个人下意识捂了捂腰间乾坤囊。

    陈圣摇头,看着脸色轻松了些的几个家伙,玩味道:“只是能看到一些宝光罢了,另外修行到高深处,人头顶的气运之数也是能看见的。”

    卢素满脸错愕,“所以陈武那小子说他师傅会算命是真的了?”

    有些尴尬挠了挠头,陈圣苦笑,“说算命有些过分,只是能看到些气运,以及宝光盛衰。”

    刘金丹双眸明亮,笑得有些谄媚,“所以

    说,我能够学到这门瞳术是吗?宗主。”

    卢素瞪眼,玉如意敲在少年头上,骂道:“管谁叫宗主呢?”

    揉了揉被打的地方,刘金丹依旧满脸笑容,乐呵呵道:“谁给好处谁就是宗主。”

    陈圣摇头,随后看着少年突然垮下去的脸色笑道:“实际上类似的法门我有很多,只要是我掩日峰中人,都有机会学到。”

    李衡沉默了片刻,而后沉吟道:“难怪陈皓刚入门修为就能涨的如此快,看来也是你的功法所致。”

    刘金丹左右看了看,压低嗓音问道:“姓陈的,你老实跟我说,实际上你是个老怪物对不对?”

    寻常人能有一门神奇秘法就偷着乐吧,能够怀揣这么多玄妙法门的家伙,若只是个少年,那可太恐怖了。

    陈圣苦笑,“算是吧。”

    刘金丹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掩日峰我是去定了?”

    卢素嘿嘿笑着,“来了只怕你就走不掉咯。”

    “乐不思蜀?那敢情好!”刘金丹大笑。

    蜀国,乃是修行界内极为有名的一个凡人国度,因其境内山川俊秀,灵气氤氲内敛其中,使得许多游历至此的山野散修立足此地,也让得这个原本摇摇欲坠的孱弱国家,成了如今即便是一流宗门也不会轻易进范的散修圣地。

    彻底打消了刘金丹心中那点小心思,陈圣转向黑袍少年阴世。

    李衡是自己人,一对山水精灵也是机缘巧合下选定的镇压气运之人,如今在场唯有阴世算是个外人。

    “看我干嘛?”阴世心生警戒,怒道:“小爷不伺候!”

    卢素眯眼,“跟谁嚷嚷呢?信不信我把你埋在这,你那师傅屁话也不敢放,少在我面前演什么师徒情深!”

    陈圣皱眉,原本想说出卢素送出道种一事,想了想走只得作罢,心中苦笑:“这个恶人你就当到底吧。”

    黑袍少年抿着嘴角,双目微红,心中明白卢素说得不假,当初他只不过是阴山老人心血来潮在路边捡的一个将死之人,如野狗般的家伙。

    即便此后老人一直待的远好过其他师兄弟,少年依旧能够感受到,在师傅心中,他这个随手捡来的便宜徒弟,依旧不比一条野狗命贵多少。

    卢素舌灿莲花,“邪道大修多无情士,那老家伙偶尔发发善心,你就感恩戴德,想着将来给他养老送终?”

    “可笑,且不说老家伙能不能善终,即便是能,你当他会在乎你这么个如鸡犬一般的卑微家伙?”

    “我只说一句,你若不肯,我便让皇甫诚灭了骷髅墓,这点面子我还是

    有的。”

    连番话语如一连串炸雷在少年心底响起,少年此刻不仅脸色煞白,就连那心中最为柔软之处,也被摧残得残破不堪。

    刘金丹嘴角颤动,庆幸方才答应的快,否则如今陷入那般处境的就是自己了。

    陈圣背后盈盈而立的老妪面容戚戚,看着卢素的背影,如敬鬼神。

    少年艰难抬起头,涩声道:“我答应。”

    “这还差不多。”满意点了点头,卢素一指头击打在少年。

    阴世昏昏沉沉的,心田内一粒种子悄然发芽。

    “这也可以?”陈圣张大嘴巴,叹为观止。

    拢了拢衣袍,卢素接过小家伙,淡然道:“将那水性灵丹取出几颗,给那摇摆不定的女子服下,既然你要保她,日后只要不常在我面前晃荡,就不会死。”

    陈圣松了一口气,取出早已备好的灵丹给老妪服下,怀中蛟龙扭动,就要撑开身形,被陈圣伸出两根手指,直直弹出十余丈。

    刘金丹看得眼皮一阵颤动,原本不觉得陈圣如何恐怖,在得知其“老怪物”身份后,再看这一手,颇有山海难越之感。

    在多宝宗身份极高的少年,心中突然生出一个想法,若是门中那些个老得眉毛都白了的家伙,碰上面前这个老怪物将会是何等光景。

    少年抬头望着烈日,双眸之中满怀期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