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世间各种神秘大恐怖,六把钥匙,魔黯君主的传说

作品:《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似乎是看到了君逍遥脸上的迷惑。

    神乐露齿一笑道:“一王殿,您不用纠结这种事情。”

    “终极厄祸,那是谁都无法想象,不可名状的存在。”

    “谁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人,还是其他生灵,甚至还可能是一种现象,或者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神乐的话,让君逍遥陷入思索。

    倒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厄祸也有可能是指代一个祸端,而非是具体的生灵。

    就比如那曾经铭刻古史的黑暗动乱。

    但如果只是一种现象,又为什么有自己的意志,还能钦点灭世六王?

    “终极厄祸,能够钦点六王,就代表它,至少有一种属于生灵的思维模式。”

    “一种现象,是不可能有属于生灵的思想与智慧的。”

    君逍遥想的很缜密。

    他本就聪颖,拥有大智慧,思考问题自然全面。

    “那倒是,不过谁也说不清,除非是那些终极帝族中,活过了无数岁月的天灾级不朽,或许能告诉您答案。”神乐叹息道。

    “天灾级不朽……”君逍遥沉默了。

    那种存在,比不朽之王更恐怖,号称天灾。

    曾经边关被破,打出缺口,就有天灾级不朽的身影出现。

    那种存在,怎么可能会回答君逍遥问题。

    再说了,哪怕有机会,君逍遥也要思考再三。

    毕竟在那种存在面前,君逍遥也很难保证自己能完全不露馅。

    “源头,纪元大劫,终极厄祸,黑暗动乱,葬界埋藏的存在,界海之秘……”

    君逍遥隐隐觉得,这些比七大不可思议更加神秘诡异的恐怖存在,似乎暗中有某种隐秘的关联。

    他又想起了他的父亲君无悔,一气化三清,坐镇地刚好是异域,葬土,以及界海。

    难道说在万古葬土深处的葬界,还有那传说中的无边界海中,有和异域终极厄祸一样,无法想象的存在?

    君逍遥觉得,他的父亲,应该知道一些隐秘,或许正在布局着什么。

    君无悔选择这三个特殊地点,不是没有道理的。

    君逍遥越想,越觉得离这个世界的真相,还有很远的距离。

    这水太深了,根本把握不住啊。

    连君逍遥,都是有些头疼。

    他也开始佩服起自己的家族了。

    能够在如此多的隐秘威胁下,传承至今依旧鼎盛。

    君家的底蕴可见一斑,水也是深得很。

    不过现在在异域,他也借助不了君家的力量,一切秘密都只能靠自己探索。

    “一王殿,其实您没必要想这么多,只要知道,我们六王,是轮回不绝的存在就行了。”

    “终极厄祸,赐予了我们六王轮回的力量。”

    “即便我们死了,或者发生了什么意外,在将来,也会有人苏醒,继承相同的命运。”

    “唯一能打破的方法,就是完成覆灭仙域的天命,到那时,灭世六王的轮回才会终止。”

    神乐语气幽幽道。

    “不,或许还有一个方法……”君逍遥目光微微闪烁。

    “哦?”神乐好奇。

    “那就是,让终极厄祸彻底……”

    消失两个字还没说出口。

    神乐直接用玉手捂住了君逍遥的唇。

    “一王殿,千万别妄言,可能会遭来不可想象的后果。”神乐面色泛白,心有余悸。

    君逍遥没再说什么。

    在这世间,的确是存在伟力通天的禁忌存在,光是念诵其名,就能引起感应以及异象。

    不过君逍遥相信,凭借他命运虚无者的体质。

    哪怕终极厄祸真有感应,也难以追溯他的因果。

    再强大的存在都不可能办到。

    要是没有这么逆天,命运虚无者怎么可能稳稳排在三千体质第一?

    “好了,这个先不谈了,另外我还有疑惑,关于灭世禁器。”君逍遥问道。

    “说到正题了,这也是为什么,奴奴不让您对付第五王的原因。”神乐道。

    “愿闻其详。”君逍遥来了精神。

    说实话,若没有神乐阻止,他真的会一掌拍死云小黑这只苍蝇。

    毕竟苍蝇也烦人。

    “我们六王,各自拥有一件灭世禁器,这不仅仅是我们的贴身配兵,更是打开通往不可言之地深处大门的钥匙。”

    君逍遥闻言,并没有太大意外。

    他之前就有猜测,灭世禁器应该还有秘密。

    没想到果真被他猜中了。

    六件灭世禁器,就是六把钥匙。

    唯有凑齐了六把钥匙,才能打开不可言之地深处的大门。

    神乐玉手一挥,一把修长的武士刀出现在了她手中,长五尺,散发出一股冷冽的黑暗气息。

    “这是奴奴的灭世禁器,魔刀天哭,六件灭世禁器,唯有让掌控它的主人催动,才能当做钥匙。”神乐说道。

    君逍遥微微点头,看着神乐手中的魔刀。

    神泣战戟,魔刀天哭,大黑天之镜,十尾灭天盘。

    六件灭世禁器,已经出现了四件。

    “打开不可言之地的大门,能得到什么?”君逍遥问道。

    “这不太确定,有可能是属于我们六王的传承,也可能是其他机缘,甚至有可能,得见终极厄祸,谁也说不准。”

    神乐的话,令君逍遥眸光很亮。

    还好他没有灭杀云小黑,不然的话,还无法前往不可言之地深处探秘。

    “奴奴感觉,在这个大世,六王真会齐聚,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前往不可言之地,取得其中的机缘。”

    “等我们成长起来,覆灭仙域后,就可以享受永恒不朽的荣光。”

    神乐目中流露出憧憬之色。

    到时候,仙域覆灭,属于他们六王的天命也结束了。

    他们将彻底摆脱天命,不用一次又一次地轮回往复。

    她也可以永远和仰慕的第一王在一起。

    君逍遥眸光深邃,没说什么。

    仙域是不可能覆灭的,只要有他在,就不可能。

    倒不是君逍遥慈悲博爱,想做英雄。

    而是因为君家,姜家,君帝庭,还有那些他所在意的人,都在仙域。

    没有了仙域,就失去了立足之地。

    而且除了他之外,苏红衣也是誓死追随他的。

    六王之中,有两个都是内鬼,最后能成功才怪了。

    “多谢为我答疑解惑,看来接下来,只要等待剩余的两王出世就够了。”君逍遥微笑道。

    “那一王殿,接下来……”

    神乐依旧坐在君逍遥腿上,玉臂环绕着他的脖颈,美丽的眸子里充斥着粉红的诱惑。

    “我还要回战神学府,日后会再找你。”

    君逍遥起身,以轻柔的力道震开了神乐。

    “一王殿你……”神乐微微一呆。

    这是把她当成了搜索信息的工具人吗,用完就扔一旁了?

    “多谢你了,这次交谈很愉快。”

    君逍遥露出谦谦君子般的得体笑容,下一刻,脚步一踏,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神乐呆在原地,而后有些懊恼地跺了跺玉足。

    “一王殿,下次奴奴一定不会放了你。”神乐自语道。

    而后,她像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表情凝肃了起来。

    她还有一件事没有告诉君逍遥。

    “传闻当六王齐齐现世时,将会有一位指挥六王的统领,魔黯君主现世,这到底是传说,还是事实?”

    因为六王从未同时现身过,所以神乐也不清楚这个传说到底是真还是假。

    神乐无法判断真假,所以她并没有告诉君逍遥,免得误导了他。

    她也知道,以第一王的傲气,应该不可能臣服在任何人手中吧。

    “只希望,关于那位魔黯君主的传说,是假的了。”

    “不然的话,第一王大人与魔黯君主之间,恐怕不会那么和谐啊……”

    神乐心底叹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