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心软

作品:《上门龙婿战神

    "爸,你这是在干嘛?"

    上官章瞪大了眼睛,感觉自己好像忽然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眼前的这个上官修让他异常的陌生。

    上官家身为扬城四大家族之一,从来都是别是别人求着他们,上官章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上官修对一个人如此态度恭敬。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甚至都无法置信。

    此时此刻,他固有的三观,也是崩塌了。

    "你给我住口!"

    上官修气得抬起就是跟上官章一脚,直接把他踹翻了。

    "秦先生可是连我都要敬重万分的人,你敢在他面前放肆!我告诉你,今天就算秦先生不打死你,我也亲手打残你!"

    上官修说的不是气话,而是大实话。

    公孙家可是比他们上官家还要牛逼的存在。

    可是呢!

    只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五十多年的公孙家族就就这样直接的被人连根拔起,彻底分崩离析,被不同势力给瓜分吞没了!

    秦龙斩杀公孙商和公孙坚让上官修忌惮,但是公孙家如此短时间内的灭亡,更是让上官修对秦龙感到恐惧!

    能够做到如此,秦龙这家伙背后的势力恐怕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公孙家尚且如此,更何况他上官家。

    如果真是因为自己这个无能儿子的所作所为而导致上官家步公孙家的后尘,那他上官修一定会大义灭亲,亲手了结这个不孝子。

    秦龙冷眼看着上官修。

    "上官修,在我面前就不用演着些虚的了,你儿子刚才可是说了,要玩死我的家人,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什么!

    听闻。

    上官修眼珠子瞪得滚圆,吓得差点没有直接跪下。

    这根本就是自找死路啊!

    他怒瞪一眼上官章,真的是恨不得掐死这没用的东西。

    不敢有任何的犹豫,上官修当即抱拳而道:"秦先生,既然我这个不孝子得罪你,我也认了,该怎么做,你一句话,我绝无二话。"

    "不过有一点,我对天发誓,秦先生的家人,我们上官家绝对不敢动!谁敢动,我上官修第一个饶不了他!"

    秦龙顿了一下。

    其实,在上官修没来之前,他已经教训完了上官章。

    总不能真的把他杀了吧!

    "我就暂且相信你这次,至于你的儿子得罪了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三天内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

    上官修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这不争气儿子的命算是保住了。

    "还不赶紧滚过来谢谢秦先生!"

    听闻。

    上官章心中十分的不甘心,明明他才是受害者,明明自己被打残了,明明自己被欺负。

    可是!

    还要感谢人家!

    这他妈的什么世道!

    因为从小家庭变故的原因,上官章的心理性格就存在缺陷,更是变得很极端。

    "谢!谢!秦!先!生!"

    上官章阴沉着脸,攥紧双拳,一字一顿道,他的心中无限怒火在燃烧,他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秦龙跪地求饶!

    ......

    湖畔小区。

    当中一套别墅。

    秦汉天正在前院修剪着花草,这里到处都是花花草草,处身其中,让人心旷神怡。

    自从搬到这里来以后,秦汉天的生活也变得悠然自得起来。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这里比较冷清,能够说得来的人不多。

    "爸!吃饭了!"

    秦欣欣从厨房走了出来,朝着外面喊了一声。

    "好嘞!"

    秦汉天放下手中的修剪刀,洗了个手,走了进去。

    "今天中午可可不回来吗?"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秦汉天问了一句,家里没有一个孩子,气氛挺冷清的。

    "回不来了,幼儿园是托管,中午在幼儿园吃。"

    秦欣欣将几个菜放在桌面上,盛了一碗饭给秦汉天递了过去。

    "孩子还小,刚上幼儿园,肯定是不习惯的,可以的话就让她回来吧!她不在啊,我怪想她的,实在不行,我每天去接她。"

    "行吧!那我明天和老师商量下。"

    两人沉默吃了一会饭之后。

    秦欣欣忽然开口道:

    "爸,可可也上学了,我时间也多了,这两天啊,我想出去找份工作,我也是个大人了,而且还有一个孩子,总不能什么都靠着秦龙。"

    听闻。

    秦汉天嗯了一声。

    "我看秦龙认识的那些人好像都挺有本事的,让他帮你介绍一份工作,应该不难。"

    "最好啊,他也能帮我找份工作,我在这里带着虽然舒服,但是总觉得不得劲。"

    秦欣欣放下筷子,佯装生气道:

    "爸,我这说的可是正经事,您就不要跟我瞎起哄了,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是时候该享清福了,还工作什么啊!"

    秦汉天叹了一声,苦笑道:"忙碌了一辈子,忽然闲下来,总归觉得不对劲啊,现在秦龙不在,老爸也跟你说句实话,我还真想念南巷那个家,挺怀念那些邻里乡亲的。"

    秦欣欣不知道怎么接话。

    确实。

    她也感同身受。

    虽然住在这高档小区里面,但是潜意识里,他们并不觉得这个地方属于他们。

    有时候,他们很不安,似乎随时都有被别人轰走的可能。

    归根结底,还是穷到骨头里了,怕了。

    就在两人对话的时候,家中的座机响了。

    "喂!"

    秦欣欣接起了电话。

    "是秦欣欣小姐吧!这是门口保安室!你的二叔秦汉杰又来了,希望能够见到你。"

    "跟他们讲不见!让他们以后不要再来了!"

    秦欣欣一脸不悦的挂了电话。

    "怎么了?谁的电话?"

    "秦汉杰!烦死了!这家伙真的是三天两头来一次!"

    想起之前的糟心事,秦欣欣就气不打一处来。

    秦汉天放下筷子,沉默了片刻。

    "欣欣,去把你二叔请进来吧!他们应该是碰到什么麻烦事了。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你的二叔,血浓于水,亲情这种东西,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爸!难道你忘了,之前他们怎么对你的吗!"想到此时,秦欣欣心中还有些怒气。

    "要不是秦龙,咱们现在搞不好都被他们扫地而出流落街头了!这群白眼狼,你搭理他们干嘛!"

    闻言。

    秦汉天眼眸中闪过一丝落寞。

    人上了年纪,往往就格外的珍惜这份兄弟情。

    打一个娘胎出来的,他还能真的记恨秦汉杰?

    随着一个电话,气氛一下子沉闷了下来。

    又过了一会。

    秦欣欣无奈叹了一口气。

    "算了!我这就去让人把他们放进来!爸!不是我说你,你这人啊,就是心太软了,要不然我妈也不会......"

    秦欣欣话音忽然停住,看着秦汉天落寞的眼神,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