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他的回忆

作品:《借你一生,渡我余生

    听见我这么说,沈凌的眼里快速划过一抹悲伤,他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天空飘落的雪花,开始向我叙说藏在他心底的往事。

    “四年前,我遇到一个女孩,那是我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她很漂亮,过目不忘的那种,她还特别爱笑,笑容纯净美好,像是降落在人间的天使,只要看到她,所有的坏心情都会烟消云散,不过她在我的世界待了一个月就离开了。”

    “她离开的那天正好是我想要表白的日子,我跑遍整个医院都找不到她了,旁人告诉我,她走了,离开巴黎了,我以为只是一场邂逅罢了,错过也算一种遗憾美,可没想到,几年后,她重新出现在巴黎。”

    沈凌忽而偏头,眉目清朗的望着我,嗓音裹着无尽深情。

    “她成为我发小的妻子,她还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我不敢想象这些年她经历了什么,她不再笑了,清澈的眸子里再也看不到曾经的良善,如同枯朽的老人,满目疮痍,一片荒凉……”

    顿了顿,他语气又带着懊悔,“重遇她的那一刻,我在想啊,如果当初我们不错过,她是否还能笑的一如从前那般明媚如光……”

    我眼眶微微发烫,捂着眼睛打断他,“所以我离开巴黎那天,那束郁金香是你派人送来的?”

    四年前,接到父亲病重的消息,我抛下学业赶回陵城,在巴黎机场,我收到一束没有署名的紫色郁金香,我以为是谁搞错对象,没放在心上。

    现在想想,送花人很有可能是沈凌。

    他很快回我,“是。”

    我情绪波动不是很厉害,他的交底让我彻底打消对他的疑惑。

    我确实在巴黎医院待了一个月,他认识我不稀奇。

    那一天,我对沈凌是信任的,我相信他说的每一个字。

    可到底,他还是骗了我。

    ……

    我没有和他离开,甚至让他别来找我了,我不讨厌沈凌,但我不愿与楚星辰有关的人接触,况且他和楚星辰各方面实在太像,这感觉让我很窒息。

    沈凌走后,秦岫就来了,他告诉我姜言已经脱离危险期,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姜叔叔葬礼即将举行,姜言希望我能出席葬礼。

    我坐在探监室里,思考很久,最终还是拉下脸让秦岫带个信给楚星辰,让他来见我一面。

    在姜言的事上,我不敢有丝毫懈怠,我体会到失去至亲的痛苦,没我在场,姜言一定撑不下去。

    我裹紧沈凌留给我的大衣,吩咐道,“如果他不愿意来见我,你就去找林淼,她一定会见我的。”

    现在的楚星辰连楚天霖都不放在眼里,除了林淼外,我还真想不到谁能说服他,反正林淼要的只是成为楚太太,而我可以给她。

    秦岫忙回我,“叶总,您可能见不到林淼了。”

    “怎么?”

    “她被楚天霖派人关了起来,连楚总都不知道人藏在哪儿,现在楚家大乱,楚天霖拿整个楚家逼楚总同您复婚。”

    我手中的杯子滑落至地,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怪不得楚星辰会突然对姜家下手,原来是林淼不见了……

    他这是认定了是我在幕后操控一切,是我背地找楚天霖摆了他一道,所以他为了心爱的女人疯狂打击报复我的朋友!

    而姜言做错了什么,只因是我的朋友就该承受这无妄之灾吗?

    还有楚天霖,他为什么非要我和楚星辰复婚?

    陵城这么多有钱有势的豪门千金,找谁不行,非得逼得我无路可退!

    这楚家父子心狠手辣的程度还真是如出一撤。

    秦岫抿了抿唇,又说,“苏桦也出事了,现在好几个豪门贵妇跳出来指证他经常监守自盗,有人证的情况下,他可能会被判刑。”

    我气的浑身都在抖,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已经要被楚星辰的赶尽杀绝逼疯了!

    我吸了好几口气,望着远处被白雪覆盖的远山,让秦岫把电话给我。

    我快速拨通手心上的号码,这是沈凌临走前留给我的,他给我时间考虑,想出去就给他电话,本想撇清关系的我终是妥协了。

    我清楚的知道主动跨出这一步,我与沈凌就再也做不到淡淡之交。

    最起码,现在我是亏欠他的。

    电话接听,男人清冽低沉的嗓音问,“想好了吗?”

    我快速回,“恩。”

    他没再说话,我听到有粗气的声音,还有疾驰的跑步声,最后我听到男人低低唤着我叶小姐。

    “开门。”

    秦岫把门打开,我看到被雪花覆盖的沈凌言笑晏晏的朝我走来,他冻得薄唇泛白,身上只罩着一件单薄的外套,我忙脱下大衣还他,责备他。

    “你不要命了?这可是大雪天!你就穿这么点,不怕被冻死?”

    他笑笑,不在意解释,“刚上车就接到你电话,立马跑来了,我怕来晚了,你改变心意,那我岂不是白忙活一趟?”

    这话听着挺难受的,沈凌不应该对我好的,我也不值得他这么对我,我早已不是他记忆里那个纯净的女孩!

    我心里有愧,转过身平复了下心情。

    秦岫替我办理了出狱手续,走出监狱那一刻,我看到满天的雪花落在眼前,我伸手接过,冰冷的触觉让我感到重生的喜悦,我坐上沈凌的车一路朝医院驶去。

    路上,沈凌的电话响了,我瞥了眼,是楚星辰打来的。

    我不想听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刻意往车窗的方向挪去。

    沈凌神色淡然接听,开口就堵住楚星辰所有的威胁,“星辰,你和她缘分已尽,以后,她是我要罩着的人,谁也动不了。”

    那边沉默会儿,才反击,“沈凌,我真没看出来,你这么喜欢捡破鞋,一个被我玩烂的女人你当真看得上?”

    闻言,我心脏疼的蜷缩,哪怕知道楚星辰厌恶我,但亲耳听到他如此羞辱我,那种委屈无助羞耻……

    所有情绪一股脑冲了上来。

    以前,我爱他,只要他想要我,哪怕只是被当成发泄工具我都愿意。

    可在他眼里,我是什么?

    一个被他玩烂的女人?

    呵,他还真是仗着我的爱肆意妄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