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个婚必须离

作品:《重生之神医赘婿

    一时间,姚宁馨的心里,乱成一团。

    六年多了,自己跟这个男人认识了六年多!

    他苦苦追求了自己四年,又跟自己共同生活了两年……

    虽然嫌弃他、瞧不起他,甚至离婚的念头一直盘旋在心里。

    但真到了这一天,她发现自己,没有预想当中的那种轻松或者解脱的感觉,反而有种莫名的失落和茫然。

    “难道自己对他有感情了吗?”

    不……不会的!

    他一无是处,除了好吃懒做,还能干什么?

    每次跟他一起出去,只会给自己丢人现眼,让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你还有什么不舍?

    念此,姚宁馨狠狠的白了萧云笙一眼后,猛地冲回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给摔上了。

    萧云笙看着姚宁馨消失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的那种痛楚,久久不散。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地板上的一片狼藉后,萧云笙便回房间修炼了。

    房间内

    萧云笙盘膝而坐,开始运转功法吸收着天地之间的灵力。

    如今他转世重生,之前的修为早已化为缕缕泡沫,烟消云散了,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才行。

    而如今的萧云笙要做的,便是筑基。

    筑基虽然是修仙一途之中,最基础一步,但却是修仙之中,最重要的一步。

    上一世,萧云笙自觉自己天赋异禀,是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炼奇才,并没有把筑基放在眼里,这才导致他后来的修炼速度十分缓慢,且灵力不稳。

    而且,也是因为这一点,当时衍生大阵崩塌时,他的灵力不足,没能顺利帮其逃脱。

    如今,上天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自然要好好把握,不会再像上一次一样急于求成,而是要沉心静气,将筑基期修炼到完美。

    但是一个小时过去后,萧云笙的眉毛拧成一个川字,脸上尽是愁容。

    “这地球上的灵气也太稀薄了吧?若是仅仅依靠这点微薄灵力,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完成筑基,要是能搞到一些草药,炼制一些辅助修炼的药物,以及购买一些能生产灵力的奇花异草就好了。”

    “可是。”

    “本帝没钱啊!”

    通过前身的记忆,萧云笙得知,在这个世界之中,并不像古武大陆那般,可以随意去深林之中采集草药,而是需要花钱购买才行,而一些高级草药,可是需要不少钱的,而前身这个吃软饭的窝囊废,别说是买草药的钱了。

    就算是吃饭,打车的钱,他都没有,这一点让他郁闷至极。

    “难道要本帝管姚宁馨要钱?”

    萧云笙是真的不想管姚宁馨要钱,毕竟如今两个人都已经要离婚了。

    而且一个大男人,管女人要钱,着实有点说不过去。

    看来,还是要尽快适应这里的生活,赚点钱才行。

    不过,在赚钱之前,还是先找前身的好兄弟李飞,借一点钱来用用吧。

    一夜无话,东方渐白!

    虽然地球上的灵气十分稀薄,但是经过整整一晚上的修炼,还是有点成就的,如今萧云笙,已经从一个普通人,提升到了筑基初期,虽然在修仙这条大路上,仅仅只是前进了一丁点。

    但是,此时的他,若是单纯比试力量的话,一拳挥出二百斤的力量,可谓是轻而易举。

    若是,在加上他前世记忆中的一些格斗技巧,以及反应能力的话,就算是碰到一些跆拳道高手,也有一战之力。

    伸了伸懒腰之后,萧云笙便去准备早饭了。

    在准备早饭时,姚宁馨气冲冲的走了下来,将一份打印好的离婚文件交到萧云笙的面前,冷冷的说道:“这是我打印好的离婚文件,若是你没有疑议的话,就签字吧。”

    看着放在桌面上的离婚文件,萧云笙内心中的那股窒息感再次涌了上来,他发现前身对姚宁馨爱,真的不是一般的深啊!

    日后想要彻底忘记姚宁馨,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不用看了,这上面无疑就是一些财产分割之类的,家里的一切都是你辛辛苦苦赚来的,我一分不要,净身出户!”萧云笙一脸平静道。

    看着对离婚之事,表现的不冷不热的萧云笙,姚宁馨的心里五味杂陈,事到如今,她越发想不通萧云笙是怎么想的了。

    明明苦苦追求了自己四年,那么想自己嫁给她,如今怎么一说起离婚,他却如此坦然呢?

    反而是自己,心里莫名的失落和迷茫,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他了?

    不对,一定不对,这个废物,除了好吃懒做以外,还能干点什么?

    而且,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候,这个名义上的老公只会蹲在家里享受。

    救自己的,却是一个神秘的陌生男人。

    一拳就能打昏一个人,并且还不贪恋自己的美色。

    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再看看眼前这肥胖臃肿,走几步路都喘的够呛,遇到事只会躲到自己身后的奇葩……

    两者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相比较之下,姚宁馨的心里说不出的悲哀和委屈。

    自己绝对不能和这种窝囊废过一辈子,今天无论如何,这个婚必须离。

    “萧云笙,你真的确定,你要净身出户?”饭中姚宁馨忍不住问道。

    虽说姚宁馨十分厌恶萧云笙,但不管怎么说,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之久,就算是养条狗还是有感情,何况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人呢?

    姚宁馨真的有点害怕,萧云笙净身出户后,会被饿死。

    “当然,我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自己会找工作赚钱的!”萧云笙吃了一口鸡蛋后,淡淡道,表情之上尽是自信之色,仿佛一会出去后,就能赚到大钱一般。

    听到一向好吃懒做的萧云笙,竟然能说出要找工作赚钱这种话时,姚宁馨吃惊不已,心里暗想,这两天不知道怎么,总感觉萧云笙不太一样呢?

    难不成,是被自己刺激疯了?

    任姚宁馨如何猜想,她也猜不到,如今的萧云笙虽然肉体还是萧云笙,但是灵魂早已不是了!

    就在两人吃饭闲聊之际,门铃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