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您没事吧?

作品:《棺爷

    师傅的眼神警惕,急忙的摇头:“不要乱叫!”

    而这个时候,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甄瓶心中的恐惧。看得出来,她确实是一个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大小姐!

    “框荡……”伴随着一声巨响,观音像好像再也支撑不住了,瞬间倾塌。

    一阵脖子扭动的声音传出,师傅猛然间回转过身子。手中的棍子挥舞而出。棺三棍,一棍三叠!仿佛是拥有无穷的力道一样,我听到,空中发出了一阵紧俏的空气撕裂声。

    等到我回头看去的时候。

    发现了一个人,浑身血淋淋,身上的肉大多都已经腐败。肉块在不断的往地面上掉落。而他的一只手里,却是死死地抓着师傅的棍子!

    这一棍,究竟有多大的力量。我的心中是非常清楚的。

    不要说用手接了,就算是这一棍打在钢板上,都能把钢板给打出一个洞来。

    “桀桀……乖徒儿,你把吃食带来了?”浑身血淋淋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天杰。李天杰裂开嘴残忍的笑了一声,而后将目光看向了秦义。

    秦义站在那里,眸子之中带着警惕:“你不是师傅,你究竟是谁?”

    “他确实不是李天杰,他是邪尸,被人祭炼过的。逢咒而亡,心怨难消,更是祭炼邪尸最好的材料之一。”师傅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接着说道:“想不到,李天杰聪明一世,不仅不得好死,就连死后也不得安宁。也罢,今日就让我来了结这一切吧!”

    说话之间,师傅再次往前跨出一步。

    李天杰残忍的笑了一声:“吃食,吃食……”

    说话之间,一只手抓着师傅的棍子,而后狠狠的拽了一下。师傅的身体横飞而出。

    不过,师傅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下盘沉稳,身体在霎那间落在地面上。紧接着棺步踏出,一步一个脚印。手中碧绿色的棍子在那一瞬间仿佛是如同碧水一般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李天杰似乎是突遭重击一样。身体急忙的后退了数步。

    眼神空洞,我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有一只虫子从李天杰的眼睛之中爬了出来。

    他的手探出一下,一把将那虫子钻入手中,紧接着塞到自己的最终,咔嗤咔嗤的咀嚼了起来。咧着嘴,好像是疯癫一样的叫着说道:“吃食,吃食……”

    “可怜!”师傅摇头,紧接着,手中的棍子再次击出!

    一棍向着李天杰狠狠的点了过去。

    李天杰在这个时候却是猛然间转过头去,向着我的方向袭来。

    “小心!”秦义惊叫一声,身体瞬间往前。手中的棍子猛然间挥起。银龙盘山一般,向着李天杰纠缠而去。

    不过李天杰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身体宛若刀枪不入一般,硬生生的冲了过来。紧接着,一股腥臭的血水从他的身体之中滋出。仿佛是带着毒性一般,向着我和秦义而来。

    师傅不敢大意,手中棍子在刹那间翻转!一道棍影在我和秦义的面前晃过,我能够清晰的看到,棍子好像是被泼上了硫酸一样,滋滋的腐蚀着。

    而后,师傅棍子猛然间挥起。顺势向着李天杰拍打而去!

    “嘭……”李天杰站势不稳,又被一记重击打伤,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

    师傅正打算乘胜追击,有一股诡异的声音传出。

    “嘎嘎嘎……”紧接着是一阵翅膀扑棱的声音!

    那破庙上头的空洞之中,却是猛然间钻出了无数只的乌鸦。乌鸦席卷而下,在瞬间直接的将李天杰包裹在其中。师傅不敢大意,急忙的将我们护在身后。

    可是就趁着这个空荡,乌鸦振翅而飞。

    李天杰也消失在了那里!

    师傅的眼睛眯了起来,地面上那鲜红的血水逐渐的被雨水稀释。看得不是很真切,整个观音彻底的倾塌在那里。整个破庙也是摇摇欲坠。而在这个时候,天空也逐渐的放晴了开来!

    乌鸦卷着李天杰,如同是一朵黑云一般,划过天空之中,向着西北的方向飞去。

    “师傅你没事吧……”惊魂未定的我急忙的站了起来,看着师傅问。

    师傅微微的摇了摇头,脸色却是非常难看。拳头轻轻的攥了起来:“看来这个事情,还真的是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复杂的多。”

    “刚才的那群乌鸦?”我还想要再问。

    不过,师傅确实没有想要回答的意思。脸色苍白而又庄重,他回过身来,没有看我,反而是看向了甄瓶。顿了一下之后才对着甄瓶说:“我想要见一下你哥!”

    “啊?”甄瓶先是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扭捏:“这样不太好吧?哥哥已经不问江湖事很多年了。他要是知道我掺和到这件事情之中来的话,绝对不会放过我的!”

    师傅摇摇头:“你哥确实是不问江湖事了。但是江湖事恐怕马上就要找到你们家了!你直接告诉你哥哥,楼家的人,回来了!若是他还是不听的话,见与不见,那也就不重要了!你们自求多福,老棺材我,也懒得掺这趟浑水!”

    “楼家?”甄瓶的眼睛之中有些诧异:“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有一个从小在深闺大院里长大的小姑娘,没有听说过也正常!马上回去告诉你哥,我在这里等着他。两个时辰之内,他若不来,我便直接走了!”说话之间,师傅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

    甄瓶思忖了一下,撒开小腿,向着远方跑去。

    破庙已经彻底的衰败了,师傅左右的打量了一眼,似乎是有些悲伤一样:“没想到,连个遮风避雨的破庙都被糟蹋了!”

    “师傅……”这个时候秦义走了上去:“我,我前师傅他……”

    “你要问的,我回答不上来!”师傅顿了一下,打断了秦义的话语:“我只知道的是,群鸦过境,只有楼家的人才懂!我现在最好奇的反而是,这个李天杰究竟霍霍了谁家的姑娘?”

    说完之后,师傅稍微的休息了一下,站起身来:“都别愣着了,这菩萨像虽然倒了。可终归是承受过香火供奉的,曾经也有人来到这里许愿,还愿!是一个念想,咱们还是将之埋了吧!”

    说话之间师傅寻来了一根木头。将那雨后有些疏松的土地给挖开。

    我和秦义师弟两个人赶紧帮忙。忙活了三个多小时,才算是将菩萨像彻底的埋在了土里。

    做完这些之后,师傅看了一眼天色:“看来,这个甄有道是真的不想要理会这些事情了,既然如此,咱们也就不勉强他了。走吧!”

    我师弟点点头,跟在师傅的身后。正打算离开!

    远方却是匆匆忙忙的赶来了一个人。

    师弟的眼尖,只是看了一眼,急忙的叫着说:“师傅,是甄有道来了!”

    “哦?”师傅笑了一声,说话看着远方的那个人影越来越近。

    甄有道长的稍微成熟一些,看上去也十分的坚毅。到近前看了师傅一眼,沉思了片刻之后,才躬身说道:“甄家长子甄有道见过八爷!”

    “礼数就免了!”师傅摆了摆手:“我给你带个信儿,你收到了?”

    甄有道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听到师傅的话之后,微微的点了点头:“收到了,您说的楼家,可是西北的楼家?”

    “除了这个,还有谁能惊得动你吗?”师傅看向了甄有道,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才接着说:“当年的事情,我和你们家里都有参与,想必你家老爷子也都跟你说过。如果他们真的卷土重来,你有几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