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世子殿下

作品:《魔临

    ??“嬢嬢,来一份豆花。”

    ??“好嘞,小主,您拿好,碗您抽空送回来,就不收您压钱了。”

    ??“谢谢嬢嬢。”

    ??卖豆花的大娘看着面前这个衣着精美长相可爱的小姑娘,难得的大方了一把,没收压碗的钱。

    ??早年间,晋东之地的一切都是王府的产业,各行各业往上数,东家都是王府。

    ??近几年来,王府解禁了一部分产业让小民得以参与和操持;

    ??其中,小吃摊位这一类的居多,又因为晋东之地民族成分和移民成分占大头,所以各式风味小吃可谓种类繁多。

    ??毕竟,不管哪朝哪代,百姓们最容易上手的,也就是餐饮业,当然,最容易做垮的,也是它。

    ??但不管如何,街头叫卖的小商小贩变多了些后,这座原本显得过于严肃的奉新城,到底是多了不少烟火气息。

    ??大妞手里端着一碗豆花,将手中吃了一半的糖葫芦递给了身边侍女拿着,自己拿起勺子舀了豆花送入口中。

    ??“嗯”

    ??大妞将豆花咽了下去后,砸吧砸吧了嘴,

    ??“真难吃。”

    ??随即,旁边的另一名侍女伸手,将碗接了过来,开始吃。

    ??大妞她爹是个好吃的主儿,世面上不少现在很时兴的吃食据说都是她爹鼓捣出来的。

    ??所以,王府的后厨绝对是当世超一流的水准;

    ??且并不会苛求什么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常常为了贴合王爷的胃口,做一些小吃食。

    ??对于吃过家里豆花儿的大妞而言,这外头卖的豆花儿,看起来一样,但吃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东西的味道。

    ??但王府家教森严,不准浪费粮食,所以大妞不吃,身边侍女会马上接过去吃完,顺道把碗给还了。

    ??“阿弟,阿弟。”

    ??大妞喊着郑霖,郑霖走在前面,在郑霖身后,站着一个个头很高,身穿黑衣披着斗篷的人。

    ??郑霖回过头,看着自己阿姊。

    ??“咱们去喝茶吧。”

    ??大妞上前,搀起自家弟弟的胳膊,

    ??“之前听她们说,红婶儿和她家的那口子刚刚干了一架;说是因为她家那口子去了阿公店喝茶。”

    ??郑霖对着自家姐姐很干脆地翻了个白眼,

    ??道;

    ??“要是二娘知道我带你去那个地方……”

    ??“我娘又不会打你。”

    ??“她会告诉我爹。”

    ??“爹又不会打你。”

    ??“爹会告诉我娘。”

    ??“唔……”

    ??王府解禁的一些产业,也包括红帐子。

    ??虽然奉新城最高端的红帐子,依旧是王府在后头操持,但现在,已经有一些小作坊开始自主营业了;

    ??不过因为真正漂亮动人和有才艺的,还是更倾向于王府背景的红帐子,所以现在外头的小作坊里,基本都是以年老色衰的为主。

    ??又因为在奉新城做生意需要去相关衙门里走牌照,而红帐子属性的牌照流程又比较长,所以很多小作坊打了个擦边球,以“茶馆”的名字存在;

    ??又因为里头老嬷嬷居多,所以吸引的客人不少也是上了年纪的,故而这类茶馆又被戏称为“阿公店”。

    ??红婶儿是王府里的洗衣仆妇,妇人们家家私下里嘴碎嚼事儿,被王府的公主听去了。

    ??郑霖清楚,要是家里知道自己带阿姊去那种地方,阿姊不会有事,自己……就很难好了。

    ??“那,我们去喝正经茶嘛,听故事,那儿也热闹。”

    ??郑霖皱了皱眉,不正经的茶馆,他不想去,正经的茶馆,其实更不想去。

    ??因为那里的说书先生最喜欢讲下面茶客最喜欢的听的,往往是自己父亲的故事。

    ??这听多了,就会莫名觉得,他们似乎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父亲;

    ??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自己是否有两个父亲?

    ??一个父亲,躺家里靠椅;

    ??另一个父亲,一直在外头厮杀,而且专挑隐士高人动辄大战三天三夜,搅得山崩地裂水倒流。

    ??大妞见阿弟不愿意去,嘟嘴道:

    ??“这可不行,好不容易得准出来透透气,可不能就这般又回去了。”

    ??郑霖很想提醒自己的阿姊,自己二人现在之所以这么难出王府,还不是因为上次某个人玩儿离家出走弄的?

    ??一念至此,

    ??郑霖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这位存在;

    ??按辈分说,他是自己的爷爷辈。

    ??一旦自己出府邸,爷爷就会从棺材里苏醒,然后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

    ??郑霖尝试过偷偷翻出王府的院墙,在爷爷跟出来后,想要再以自己的身法脱身;

    ??然后,

    ??爷爷抡起拳头,将自己直接砸飞出去,即使他自幼体魄惊人,还是在这一拳下呕出了血。

    ??隔辈亲的爱,郑霖体会到了;

    ??最后只能灰溜溜地回家养伤。

    ??而阿姊,二娘对阿姊的吩咐是,阿姊再离家出走,那么所有自小就服侍阿姊的侍女、嬷嬷,她们自己以及她们的家人,都将株连问斩。

    ??就是阿姊自己,也不敢挑战她娘亲的底线。

    ??所以,俩娃娃,只能乖乖地在王府里待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求来了一次出门透风的机会。

    ??这还是因为自己父亲打了打胜仗,二娘十分高兴才得以获得的通融。

    ??“那我们去葫芦庙嘛,扎纸人玩儿。”

    ??“好……吧。”

    ??大妞马上吩咐身边的一个侍女,侍女点头,马上去通传。

    ??过了会儿,侍女回来了,带来了肯定的回复。

    ??“走,阿弟!”

    ??大妞拉着弟弟,出了北门。

    ??在那之前,一队巡城司甲士已经提前开动,来到了葫芦庙进行了清场。

    ??待得两位小主子来到庙门口时,庙外两侧,聚集着不少人。

    ??搁平时,这种开道清场,俩孩子也早就习惯了,他们的爹有时候会“与民同乐”,有时候又需要独处安静。

    ??但今日,却不一样。

    ??因为被巡城司甲士拦在外头的民众,不少都裹着素服。

    ??“问问,这是怎么了。”

    ??“是,公主。”

    ??不一会儿,侍女回来禀报道:“回殿下的话,昨夜阵亡士卒名册发到奉新城了。”

    ??大捷的消息,其实很早就下来了,毕竟奉新城和前线之间的联系基本每天都不会断的,但阵亡士卒的统计有着一定的滞后性,需要经过两轮以上的统计才能确认发回,同时在统计之前,军队还还有驻防安寨等等很多其他的事情需要做。

    ??大妞抿了抿嘴唇,看着自己弟弟,道:

    ??“阿弟,怎么办?”

    ??今儿个来庙里的,都是家里有阵亡士卒的奉新城地界百姓,算是提前上香的,而真正的大操办,按照晋东的习俗,每逢大战之后,都会集体举行封葬仪式。

    ??“我觉得拦着他们,不太好。”郑霖说道。

    ??“嗯,我也这般觉的,不过,既然来都来了……”

    ??“阿姊你决定吧。”

    ??“阿弟乖。”

    ??“世子殿下、公主殿下驾到!!!”

    ??其实,庙外的百姓们早就猜到是王府里的人来了。

    ??因为这座葫芦庙,也就只有王府的人来,才会有士卒清场维持秩序,其他的,甭管多大的官儿,都没这个资格。

    ??只不过,在听到是世子殿下与公主殿下来了后,百姓们眼里都露出了激动之色。

    ??在晋东,王爷就是“皇帝”,世子,就是太子。

    ??“拜见世子殿下千岁,拜见公主殿下千岁!”

    ??所有人都跪伏下来。

    ??大妞和郑霖并排走着,走到庙门口,大妞停下了,吩咐身边人,去取来了香烛。

    ??随后,

    ??世子殿下与公主殿下,站在庙门的右侧,手里拿着香。

    ??待得下令甲士们解除清场放人进来后,凡是披白的人,都能从世子或者公主手中接过来三根清香。

    ??在这个时代,这是天大的礼遇;

    ??很多人眼里噙着泪,接过清香,再进入庙里插入香炉,完成上香;

    ??因为进去时,得排着队,不能耽搁后头人,所以进香完成后,百姓们在从大门另一侧出来后,会跪伏下来对着那两个尊贵的身影磕头行礼。

    ??哭,还是要哭的,悲伤,还是悲伤的。

    ??但晋东百姓,尤其是标户,对于战死这件事,本就有着一种超越于其他地方人的洒脱。

    ??因为晋东这块地盘,就是厮杀拼打下来的,在诸夏其他地方人眼里,燕人尚武,故而称之为蛮子,那晋东这块近乎完全由外来者在王爷带领下从白地重新建立起来的地方,它的尚武之风,可谓大燕之最。

    ??另外,战死者的抚恤与安排,晋东早就有极为成熟的一套体系,一家人也不用为之后的生计担忧。

    ??故而,那三根香在经过两位小贵人之手后,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意义。

    ??笼统一点讲,大概这就是士为知己者死吧。

    ??晋东的百姓不害怕死人,没仗打,他们反而不习惯,战争,本就该是他们,尤其是标户生活的一部分。

    ??不少老人带着孩子前来上香的,一边抹着泪一边示意孙子跟着自己一起磕头。

    ??所言所语,也就那么两三句,单调却又格外质朴;

    ??大概就是,孩子,你爹是追随王爷打仗战死的,不孬;你以后长大了,就跟着小王爷一起打仗,也不能孬。

    ??因为人数很多,所以这种进香,从正午持续到了黄昏。

    ??结束后,

    ??葫芦庙关了门。

    ??大妞大声喊着饿,了凡和尚亲自端来了斋饭,一大碗白米饭,上面盖着绿菜叶。

    ??大妞拿筷子一拨,发现里头盖着红烧肉、狮子头以及鸡丁;

    ??她抬头看向了凡和尚,了凡和尚也微微一笑。

    ??大妞吃得很急,真饿了的时候,吃啥已经不在乎了,都会真香。

    ??郑霖也在吃着,不过吃得比自家阿姊含蓄不少。

    ??他看了看自家阿姊,阿姊的体魄,比自己差很多,这是先天的。

    ??而且阿姊从小到大都背着龙渊,以后必然走的是剑客的路子,对身体的打磨,反而不急。

    ??所以,站了大半天,送香时还得微微鞠身子,对阿姊的身体而言,是个大负担。

    ??郑霖清楚,打小儿,父亲最喜欢的就是阿姊。

    ??人不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的,郑霖不会去思考,自己这个儿子,到底当得有多不讨喜;

    ??不过,郑霖从未嫉妒过阿姊可以得到父亲这般宠爱。

    ??阿姊不知道的是,她向二娘告假时,他就在外面。

    ??然后,因为自己最近又升了一品,所以听力比以前更好了一些,虽然隔着院墙,但也听到了阿姊和二娘的谈话。

    ??阿姊说今日肯定有不少人会去葫芦庙为战死的亲人上香,她想带着阿弟去,阿弟是世子,以后要继承爹爹王位的,应该去。

    ??一向不敢放松俩孩子出门的二娘,听到这话,才同意了。

    ??毕竟,无论如何,她是没理由更是不能阻拦王府的世子去收攒人心的。

    ??而为了帮自己收攒人心,阿姊陪着自己站了大半天。

    ??其实郑霖对王位什么的,并没有什么执念。

    ??他也曾将自己的这番心里话,告知过北叔叔。

    ??然后被北叔叔用意念力掀翻了二十几遍,再用精神力冲击得眼耳口鼻溢出鲜血;

    ??最后,

    ??北叔叔近乎贴着脸与他和颜悦色地说道:

    ??你会很强,你以后肯定会很强,但你能强得过千军万马?

    ??郑霖虽然心里还是不服气,但他不敢再说什么我不稀罕王位这种话了。

    ??在外人看来,甚至是包括自己阿姊与二娘三娘他们看来,王府里的先生们对自己可谓“情有独钟”;

    ??但这种“爱护”,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

    ??不过郑霖从来没恨过和埋怨过他们,往往被折磨被打被教训后,还能一口鼻血一口酒跟着他们一起吃喝;

    ??叔叔们曾说,自己和他们是一类人,而自己,也是这样觉得的。

    ??空缘老和尚端来了汤,说是豆腐汤;

    ??汤很好喝,豆腐很鲜嫩,但块数不是很多,反倒是作为配菜的鱼,多了一点。

    ??吃饱喝足,

    ??郑霖想问问阿姊要不要回家,毕竟爷爷还在庙外头等着。

    ??但大妞似乎兴致很高,说是今儿个纸人扎不动了,但还可以玩一玩。

    ??纸人,是俩孩子的玩具,老百姓所说的扎纸人,是做纸人的意思,而俩孩子,是真的拿去扎。

    ??从很小时父母带着他们进庙时起,他们就对那个会动的纸人,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感。

    ??后来,每次有机会进葫芦庙,都要拿他做乐。

    ??这还真称不上残忍,只能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因果循环吧;

    ??毕竟当年道人可是趁着他俩将要出生时,进奉新城想搞些事情的,如今只不过是被他俩还债而已。

    ??但今儿个,

    ??纸人却换了一具身子,这一看就是很精细也很贵的款式,葫芦庙自己因为收留了不少残疾的士卒打杂,闲暇时,他们也会做一些金元宝纸人什么的来贩售;

    ??但真正做得好的,是奉新城的白事铺子。

    ??纸人这一具身子,很是精神,是一个当官者的形象,而且似模似样地坐在椅子上。

    ??“楚国败了,除非你们父亲忽然决意反燕,否则燕国之势,已然大成。”

    ??俩孩子一个捡起石头一个拿起小木棍儿,对纸人说的话,没什么反应。

    ??每次他们来扎纸人玩儿时,这纸人总是喜欢一边惨叫一边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他们已经习惯了。

    ??见自己的开场白无法阻拦俩孩子的节奏,

    ??纸人慌了,

    ??忙道:

    ??“我知道那帮畜生,他们自以为窥觑了天机,现如今大势既然如此,他们多半没勇气自己去站到前头阻拦这大势,但他们多半会行一些宵小手段!

    ??比如,

    ??你们!

    ??比如,你阿姊!”

    ??郑霖伸手,阻拦住了自己的姐姐。

    ??纸人的身体,膨胀了一下,又干瘪了一下,像是长舒了一口气。

    ??“有一群人,他们苟活在阴影下,却自诩光明秉持天意,他们奈何不了你父亲,你父亲现在身上,有王气加持,就算是普通的国主,都没你们父亲身上的气息深厚。

    ??就像是当年的藏夫子一样,他没办法对皇帝动手,却可以……

    ??所以,你们或许就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郑霖笑了笑,

    ??道:

    ??“我们很安全。”

    ??“未必。”

    ??“你不就是个例子?”大妞反问道。

    ??“他们有很多个我。”

    ??大妞惊喜道:“所以,以后我们有很多个纸人可以玩了?”

    ??“……”纸人。

    ??俩孩子对这种警告,没什么感觉;

    ??他们从小就知道自己很尊贵,也从小就清楚自己很危险,但他们同时,也是从小就比同龄人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强大;

    ??他们所受到的保护,更是足以让他们安心。

    ??“我预感到,他们会对你们出手的。”纸人近乎“嘶吼”。

    ??“那我就不离家出走了。”大妞说道。

    ??“你们想躲一辈子么!”

    ??“爹不会让他们藏一辈子的。”大妞很笃定道。

    ??“我能保护你们。”纸人说道。

    ??大妞笑了,

    ??郑霖笑了,

    ??连站在后头的了凡和尚,也忍不住跟着一起笑了。

    ??“我真的可以!”纸人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随即,它像是泄了一些气一样,

    ??小声道:

    ??“我可以帮你们父亲,找到他们。”

    ??“哗啦!”

    ??纸人被砸出了一个大洞。

    ??下一刻,

    ??另一个躺在旁边的纸人,忽然动起,显然道人又换了具身子,气急败坏地叫骂道:

    ??“这是干什么!干什么!”

    ??郑霖歪着脑袋,

    ??看着新纸人,

    ??道:

    ??“要是提前找出来了,那得多无趣?”

    ??“我可以答应你。”

    ??这时,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

    ??大妞扭头看去,马上露出笑脸凑上去,喊着:

    ??“大娘,人家好想你。”

    ??“乖。”

    ??四娘将大妞抱起,伸手捏了捏大妞的脸蛋。

    ??“大娘,您回来了,爹呢?”

    ??“你爹还在前线呢,我先回来交接一些事宜,顺便问问你娘愿不愿意回娘家看看。”

    ??“唔,真的么?我娘说,以前回家的路不好走。”

    ??“现在路修好了。”四娘说道。

    ??这时,站在那里的郑霖,也尽量让自己站得稍微笔直一些,努力在自己脸上模仿着大妞,露出高兴的笑容,

    ??道:

    ??“娘,你回来啦。”

    ??四娘抱着大妞,走到儿子面前。

    ??“砰!”

    ??儿子被一脚踹飞,砸在了井边。

    ??“要是提前找出来了,那得多无趣?”

    ??四娘再度走上前,

    ??郑霖下意识的身体绷直,想要逃跑,但一串丝线从自己亲娘手中释出,将其脚踝捆绑拖拽了回来。

    ??“砰!”

    ??亲娘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低头啐骂道:

    ??“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话说得多像废话多的反派?

    ??那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么?

    ??跟你一样,

    ??蠢死的!

    ??老娘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

    ??宁愿你现在就掉井口里溺死,也不希望你把自己给蠢死!”

    ??“大娘,弟弟知道错了。”大妞帮忙求情。

    ??“嗡!”

    ??丝线一拽,

    ??将郑霖提了起来,悬挂在四娘面前。

    ??“娘……”

    ??“知道错了么?”

    ??“我没有……”

    ??“啪!”

    ??四娘右手抱着大妞,左手一记大嘴巴子抽在了自己儿子的脸上,直接将儿子嘴角打出鲜血。

    ??这倒不是棍棒教育,也算不上家暴……

    ??毕竟寻常人家的孩子,娇嫩得很,可郑家的崽,刚会走路就能生撕猎豹。

    ??大妞心领神会,马上道:

    ??“大娘,阿弟是在模仿爹爹,爹爹也喜欢说这种很应景的话,阿弟在模仿爹爹啦。”

    ??郑霖一听这个解释,

    ??马上急了,

    ??道:

    ??“我不是。”

    ??“啪!”

    ??“他也配我去……”

    ??“啪!”

    ??“我错了。”

    ??“啪!”

    ??“……”郑霖。

    ??可怜的孩子,两边脸蛋上,都布满了巴掌印。

    ??大妞闭上眼,虽然这是家庭这些年常上演的戏码,但她还是不忍看。

    ??而且,大妞觉得,刚从战场上下来的大娘,这次下手,似乎比以往重了那么一丢丢。

    ??这最后一巴掌,似乎郑霖挨得有些冤枉。

    ??但实则……

    ??“长本事了啊,娘差点被你蒙混过去没留意到,你小子竟然趁着我们都去前线的空档,自己在磨蚀自己身上的封印?”

    ??郑霖脸上马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他清楚,先前只是母子间的日常亲情互动游戏;

    ??但这事儿被发现后,很可能真就要……

    ??“娘,是封印自己松动的,我刚刚又进了一品,它就松了。”

    ??“砰!”

    ??郑霖被掀翻在地,面朝下,无比凄惨。

    ??四娘扭头,看向纸人,道;

    ??“让你苟延残喘到今天,才发现你居然还有那么点儿用,接下来的事,做得好,我们想办法给你重新塑身,做不好,你就彻底灰飞烟灭吧。”

    ??“明白,明白。”纸人马上应诺。

    ??随即,

    ??四娘抱着大妞走在前面,

    ??后头丝线拖拽着亲儿子在地上滑行,

    ??经过寺庙门槛儿时,儿子还会被颠翻个面儿;

    ??等到了门口,看见站在那里一身黑袍的沙拓阙石,四娘语气软化了一些,

    ??道:

    ??“您一个人住寂寞,这小子打今儿起,就和您先住一屋,正好给您解闷儿,一直到他爹和他叔叔们从前线回来。”

    ??沙拓阙石伸手,

    ??一团气息凝聚而出,地上的郑霖被牵引起来,被其抓在手中,然后一甩,落在了他肩膀上。

    ??随后,转身,向城门方向走去。

    ??入了城,

    ??进了王府,

    ??再到后院儿,

    ??再入地下密室。

    ??沙拓阙石将郑霖放在了棺材上,

    ??已经鼻青脸肿的郑霖在此时竟然直接坐起,可见其体魄之强,的确货真价实。

    ??“爷爷放心,我是很够义气的,我绝不会把您用煞气帮我消磨封印的事告诉我娘他们。

    ??不过您也听到了,我娘已经发现了,等阿铭叔叔和北叔叔他们回来,他们又要给我加固封印了。

    ??您今晚再加把劲,彻底帮我把封印给磨掉,我好趁着他们没回来前……”

    ??沙拓阙石向后一伸手,

    ??“轰隆隆!”

    ??密室的大铁门,轰然落下,而且在气机牵引之下,自外头,落了锁。

    ??“嗬嗬……”

    ??沙哑的声响,自沙拓阙石喉咙里发出。

    ??显然,之前爷爷疼孙子,帮忙消磨封印给孙子更大的自由玩耍,这没什么。

    ??但听到那个纸人说的话,以及四娘的反应来看,事情的性质,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大铁门落下,隔绝内外一切;

    ??除非外头有人以巨力打开,否则从里头,凭郑霖的力量,是开不了的,甚至沙拓阙石自己,也开不了,因为他是住这里没错,但最下面,还镇压着一个家伙。

    ??郑霖叹了口气,

    ??知晓爷爷不会帮自己了,

    ??但还是关切地问道:

    ??“爷爷,您这儿贡品还剩得多么?”

    ??“额……”

    ??沙拓阙石身形愣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似乎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因为以前经常来给他上供说话的,是郑凡和天天,可现在这对父子都在前线,而自己这里,是王府的禁地,所以已经很久没人来给自己上供了。

    ??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的世子殿下立马翻身下了棺材,

    ??从一大堆蜡烛香炉里,

    ??翻出一盘已经变得黑不溜秋的茶干。

    ??“爷,我吃啥?”